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遐想的列车邂逅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摘要:一样的高墙深巷,一样的小桥流水,一样的午后的阳光,一样的鸭子戏水,甚至是一样的阿婆,虽然是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历史底蕴,不一样的人文,但笔墨多了,别说审美疲劳,就是挥洒笔墨,也是那么的不尽人意了。 突然想换种方式,去流浪了。   或许是走的地方太密集了吧,或者是幽深的巷子太窄了吧,或者是高墙下的里外人生太冲突了吧,总想换个方式去生活。其实,我本想是当做一部小说的形式,去记录流浪的人生中,那路上的一点人物是非的。只是,说句老实话,鲍家花园给我带来的落寞感,算是个打击吧。去唐模的路上,我算是辜负了朋友的一番美意,更是对不起我这心底的阿菊。   一样的高墙深巷,一样的小桥流水,一样的午后的阳光,一样的鸭子戏水,甚至是一样的阿婆,虽然是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历史底蕴,不一样的人文,但笔墨多了,别说审美疲劳,就是挥洒笔墨,也是那么的不尽人意了。   所以,唐模我选择了夹在脑海里。   或许某天在路上累着的时候,我还可以翻出来,缅怀一下。   其实,一直很想去看看大海——人,是一个不懂得知足的高级动物,看了长江就会想到黄河,那气势磅礴的壮观,总是教人不能安分。或许,是江南的小桥流水见多了吧,竟然妄想去看一看大海了!   计划中,是有去看大海的行程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罢了。   我告诉小明,小丹要去青岛了。他开始有些担心的,说是一个女孩子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放心!但小丹的想法是比较疯狂的,既然想做个三毛一样的女人,流浪生命的意义,那么就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当然,小丹也没敢真去趟撒哈拉,当然,或许她这辈子都可能去不成——撒哈拉像是神秘的西藏一般,时刻的在诱惑着她。   坐上去南京的汽车,我开始遐想,倘若此时正坐在火车上呢——这种兴奋的感觉,一个人漂泊的孤独,竟然是这么的兴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青岛正在不远的前方等着我呢。不过,小明不明白,看海为什么去青岛?冰天雪地的冷得连那边的老师们都说推迟到明年五月份的时候再来吧。其实,小丹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去青岛看海?或许,是想见见于老先生吧——这个一直很关注我,也很亲切的老师!   知道他身体不适的时候,加上想去看海的心情,自然就想到了青岛!   不过,我没告诉小明,我是为了去看位老先生,而孤身跑去青岛的——以他的小肚鸡肠,肯定会敏感的东拉西扯!不过,小明的关心,有时候也让我觉得挺暖和的!   我一直在想,如果在去青岛的火车上,我要是能有一段美丽的邂逅,那该多好!一车厢的男男女女,都坐满了整个列车。遥远的距离,漫长的路程,一个女人的旅途,倘若就是这么的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岂不是浪费了这看海的美好心情?坐在客车上,就开始遐想,如果此时是在火车上,安静的车厢里,大家都在认真的看着杂志,或者是一个人听着音乐,或者是一个人靠在窗边,看着窗外那闪过的千万风景。又或者是吃着零食,倘若带着手提电脑的,就几个人一起看会儿电影。实在不行,就和漂亮的列车美女们,无趣的调侃两句。   火车来了,等着下车的人走完的时候,小丹像是个逃荒的饥饿者似的,跟着几个逃难者一起挤进了车厢。到了车厢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坐着的11号车厢里的乘客,都跟自己一样,是个喜欢旅行,单独溜达的背包客。小丹有些兴奋,找到自己的位子后,正要卸下驮在背上的包袱的时候,因为相机还挂在脖子上面的原因,这背上的包袱,竟然难堪的悬在了半空。小丹有些吃力,正想转个身,将悬着的背包暂落在座位上的时候,一个扎着怪异发型的女孩,嚼着口香糖,背着一米长的包,从后面走来。   顾不上小丹此时的尴尬,女孩竟然直接硬挤过去——狭窄的过道,岂能同时容两个人过去,而且还是同时背着包袱。   “你能坐下吗?”女孩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小丹难堪的涨红了脸,看看自己的处境,如果坐下来,岂不是要坐到中间座位的那个年轻的男人的腿上?“你先往后退退行吗?我转不过身子,坐不了!”   “我后面很多人啊!”女孩指着身后,依旧是不高兴的语气。小丹无语,真是浪费了她口中那股清新的味道。但看看自己身后的这个年轻的男人,对自己的处境,没有丝毫反应。他还是很闲趣的翻看着时尚杂志——乱七八糟的一些彩图,还有些看不懂的日语,男人却看得像是个行家。   “能帮个忙吗?”小丹难堪的笑了,对这个无动于衷的男人问道。男人一愣,抬首漠然的看了小丹一眼。这个散落着头发的女人,身材这么臃肿,还穿着白色的肥大的羽绒服,正准备去南极考察呢?还是已经考察回来了?男人心里思索着,完全没有想过要帮助小丹。小丹还是笑着说道:“我胳膊舒展不开,能不能帮个忙,卸下我的背包?”   男人一愣,似乎是听不懂中国话。“Myarmstretcheddosenotpoen,canyoudomeafavor,removemybackpack?”小丹的英语一直很差劲,连过四级她都想贿赂考官。只是紧急情况下,她总能冒两句像样的一些单词句子来。这不能说她是个天才,只能说小丹有些时候,脑子还是比较快的,但一般时候,还是一根筋!   男人有些诧异,一脸雾水的看着小丹,小丹的眉毛上顿时出了三根黑线——难道他真的是日本人吗?虽然在钓鱼岛事件之前,小丹想过去学两句日语,充充洋货的。只是对汉语都不太精通的她,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日语,更是学得没有耐心,到今天,还只是断胳膊缺腿的说个两句。但是用日语说出,她刚刚的话,还真的是道难题。和她面对面的女孩,有些不耐烦了,竟然对着小丹身后的男人,火爆的来了一句:“人家要你帮个忙,你是不是听不懂啊?帮她卸下包啊,否则我们这些人怎么过去啊?”   这句话,让小丹感激不尽,但脸更红了!   男人的面孔依旧是茫然的,他似乎是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更不知道眼前这个怪异的女人,说什么。面对男人这张不以为然,完全听不懂人话的表情,女孩竟然有些发怒了。此时,连她身后的那些背包客,也开始叽叽喳喳唠叨个不停。小丹发现,本是自己的责任,如今竟然成了那个听不懂人话的男人的错。车厢里的人的目光,几乎都投向了这里——小丹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的倍受关注!   突然,女人粗暴的吐掉了口中的口香糖,竟然一只手指向了男人,嘴里冒出的话,让小丹想起,周星驰演的那部《九品芝麻官》,他对着一堆老鸨,像个唱戏曲儿似的,骂个人竟然是那般的闲情逸致,连死人都活了,大海都咆哮了。小丹试图别过脑袋,但女孩的口水,还是不小心泼到了小丹的脸上。   顿时小丹欲哭无泪——这年头人的素质去哪里了?   花个几百块钱坐个动车,竟然这么的遭罪。倒不如一开始就选择古董似的绿皮火车。虽然什么人都有,但不见得花大钱坐快车的人,就是有水平的人。小丹开始追悔,为什么一定要赶时间,花大钱呢?小市民的庸俗,不是说包装好了,就能成花瓶的,当然悲剧的是也只能成花瓶了。   突然,男人起身了,拔掉耳机的那一瞬间,几乎整个车厢的人都想跳起来了——好好的一个男人,竟然留着女人一般的中短卷发,如果想当韩国,日本的那些小白脸男星,令无辜的少女们疯狂的话,至少也得有个度吧——没必要,一车人都要跳起来啊!男人竟然是无辜的问了一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这句话,让小丹从头凉到脚,她吃力的抓起男人脖子上挂的耳机,往自己的耳朵边上放了下,不由得惊恐了眼睛——这男人,当火车是酒吧吗?   突然,不远处的广播上,美女的声音吆喝了声:“南京站到了——”   我一怔,回过神来,揉揉眼睛,原来是到南京了。正准备开始下车的时候,突然发现竟然有个拎着蛇皮袋的中年男人,卡在了过道里。忍不住,我捂住嘴,笑得很厉害。当然也很好奇,他是什么时候上车的,更很好奇客车在高速上,是使了什么迷魂术竟然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拉了个客?   习惯性的习惯,喜欢在下车的时候,看下时间。打开手机的时候,小明发了五六个信息,我竟然都没有听到,几个信息都不长,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百字,但每句话都提及到“你在干么,怎么不理我,到了吗?”下车了后,我忙给他回了句:“我在睡觉,没有听见,到了!”   随后,他神速的回了句:“晕!”   但想起,自己刚刚在汽车上那火车的邂逅,我想,小丹真的可以“晕”了!   丙戊酸钠治疗癫痫武汉哪里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癫痫治疗用苯巴比妥好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