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父亲,正逐渐迷失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表白的话

  在医院里,父亲终于醒了。眼睛环顾一圈后,目光最终落在我的身上,父亲看着我的脸好一顿诧异,骨子里似乎正在努力搜索什么,你是谁呢?我怎么想不起来了,你是……

  南墙半拉开的窗帘被外面的秋风吹动一角,时不时在抖动。

  突然父亲的脸骤变,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事儿,眼睛瞪得大大的说,你是坏人!

  在医院里大夫给我打针的时候,按住我的双手不能随便动弹的人就是你。

  父亲的一串话让我的腿发软,心里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转身冲出屋子,眼睛最终承受不住汩汩的泉涌,泪水夺眶而出。

  父亲做了第二次脑淤血手术后就变得神智不清了,说话语无伦次,表情麻木。但肢体还能动弹,甚至可以说活动自如。可大脑却因病受到了某些功能的损伤,

  不知道天,也不晓得地,甚至连他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都不认识了。

  不过父亲似乎对医生和护士有一点印象,

  在走廊里看见他的主治大夫会麻木的笑一下,然后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打招呼。但是他恨透了天天很多次用注射器的针头扎他胳膊的护士。有一次竟然挣脱众人的手,用脚去踹拿着明晃晃的注射器针尖对着他的小护士。

  在住院期间,我每天早晨起来打一壶开水。然后给父亲翻身按摩扣打后背。吃完饭挂上当天的吊瓶,下午就自由活动了。同屋的其他病友都嫌父亲没白没夜的吵闹而换了房间,我们等于住进了独享单间的病房。

  父亲极不愿意整天呆在病房里,他几次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出去了,后被医生和护士发现被送回病房。

  父亲也恨我,他瞪着眼睛瞅着我嘴里在怒吼,几次拽门想出去的手被我抓住,经过多次的腕力较劲,不得不服老而放弃。

  最后竟然坐在地上痛哭起来,甚是伤心。

  我扶父亲上了床,自己也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夜里不知什么时候我被人推醒,一句你家老头又跑出去了的话,吓得我一身冷汗。

  我疯狂的冲了出去,跑出医院的大门,远远就看见有一个人背着父亲在朝回来的路上小跑。借着路灯一看,背着父亲的人正是曾经同室的临床病友的家属。我不仅眼睛湿润……

西安癫痫病治疗医院云南省治羊癫疯最好医院沈阳癫痫病的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