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桃源路凡尘的脚步集组诗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表白的话

   (一)
   我路过凡尘,
   鞋子能一尘不染么?
  
   我路过凡尘,
   鞋子能一尘不染么?
  
   (二)
   我用力地蹬着地,
   想更快一点!
  
   我用力地蹬着地,
   想更快一点!
  
   (三)
   这尘世的河无数条,
   我能渡过几条?
  
   这尘世的河无数条,
   我该渡过那条?
  
   (四)
   我的脚步,
   和我的心,
   不在一个方向!
  
   它多想让它,
   跟着它……
  
   (五)
   我喜欢穿白色的袜子;
   喜欢穿白色的鞋子。
  
   也许,
   想在和凡尘间画一条线!
  
   (六)
   天上的水滴落在凡尘,
   在我的脚旁,
   开了一朵花儿。
  
   我行走在雨中,
   脚旁开着无数的花儿。
  
   (七)
   路过草地,
   染青了我的鞋子。
  
   草儿,啊!
   我懂得你的挽留。
  
   印在鞋子上的,
  郑州癫痫正规医院是哪家 早已印在我的心里!
  
   (八)
   雨后春日的清晨,
   绯红晕染着45°的天空。
  
   如少女的羞涩,
   在春季荡漾着我的春心。
  
   顿了顿脚步,
   仿佛停留了一个世纪!
  
   (九)
   一只踱步的鹅,
   对着正午的太阳,
   引颈高亢一声。
  
   我的影子,
   也高亢了一声!
  
   (十)
   不是说,
   坐地日行八万里么?
  
   我不停地奔跑,
   都没追上岁月的脚步!
  
   (十一)
   我想去茶园里漫步,
   一点点,尖尖的芽。
  
   少女用唇采下的,
   浸在我的玻璃杯中。
  
   (十二)
   如果,
   每天化作一粒尘埃。
  
   我将把它们装进陶盆,
   栽上一颗蒲公英。
  
   背在挎包里,
   等着放飞一朵朵……
  
   (十三)
   脚下的路,
   把脚下的土地,
   刻成一个大大的棋盘。
  
   我在移动,
   在脚下的棋盘!
  
   (十四)
   我不能,
   跨入同一条河流。
  
   那我脚下的路呢?
   到底是那一条?
  
   (十五)
   爷爷的坟头,
   已成郁郁的青冢。
  
   我坐在旁边,
   依然感到莫名的亲切。
  
   难道你的灵魂,
   已化成我的血液?
  
   (重庆哪治疗癫痫好十六)
   摸了摸口袋,
   里面有一个硬币。
  
   摸了摸,
   确实有个硬币啊!
  
   (十七)
   深的夜,
   深邃着……
  
   我睁着眼,
   还是掉进无尽的深渊!
  
   (十八)
   棍头出孝子,
   娇养无义郎。
  
   母亲没再说过了,
   也不举手里的杖了。
  
   (十九)
   多想驯养一头麋鹿,
   为我驾着雪爬犁。
   襄樊哪能治好癫痫
   不但能飞奔,
   还可以通向天国。
  
   (二十)
   做牛,做马,为奴隶。
   走在犁前面,
   走在车前面,
   走在船前面,
  
   都是为走在时光前面!
  
   (二十一)
   老牛拉着柁车,
   我悠悠地跟在后面。
   怀里抱着牛皮的鞭子。
  
   我怀里抱在牛皮的鞭子,
   悠悠地跟在,
   老牛拉的柁车后面。
  
   (二十二)
   人们常说,
   时间是海绵里的水。
  
   可我感觉时间是干馍头,
   难以下咽!
  
   (二十三)
   黑洞无处不在,
   在浩瀚地宇宙里。
   在细微地心里,
   我步入了,
   怎么也无法挣脱!
  
   (二十四)
   一个人走路,
   走一个人的路。
  
   两个人走路,
   走两个人的路。
  
   ……
  
   一群人走路,
   走一群人的路!
  
   (二十五)
   构成自然的元素,
   构成了我。
  
   我穿梭在元素构成的世界,
   风尘仆仆……
  
   当我扑倒,衰亡了!
   又成了构成自然的元素!
  
   (二十六)
   不知名的树飘扬着绿,
   不知名的花吐着芬芳。
  
   无知!
   让我羞红了脸。
  
   (二十七)
   青荷托举着晨露,
   我托举着……
  
   哎——!
   两手空空……
  
   (二十八)
   在深山寺庙的佛前,
   我愿站在香炉里,
   化成一缕青烟!
  
   (二十九)
   如果,
   要一直生活在黑暗里。
   那就做颗灯吧!
  
   (三十)
   没有童谣!
   没有童谣……
  
   (三十一)
   我脚下有条鱼;
   我脚下有条鱼;
   万万年前的……
  
   万万年后……
   我被踩在脚下,
   听到:
   我脚下有条鱼!
  
   (三十二)
   我匍匐在大地,
   凝望深沉……
  
   天这么远,
   这么深沉……
  
   (三十三)
   仅仅——
   只饮了一杯眼泪!
  
   便——
   千年万年的醉了!
  
   (三十四)
   走了这么远,
   本以为空着手。
  
   突然发现,
   一直挑着担子!
  
   (三十五)
   作为神农氏的后裔,
   学着先人尝百草。
  
   是毒药?
   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