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这些年,我一直在刻意地去过母亲节。一想到母亲,我的心头,就会生出许多愧疚和不安。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思想的日益成熟,这种缠绕在心头的愧疚,渐渐地,又演变成了一种煎熬,一种灵魂上的痛苦折磨。   记得去年的母亲节,恰巧和妈妈的生日踫在一起。其实,妈妈并不喜欢提及她的生日。她说生日一过,自己便会觉得老了许多,心中难免会产生一种日落西山的感觉。妈妈还说过,让自己的生日,在不声不响中过去,就象让夜色,在不知不觉中消散。是啊,当晨曦后的太阳悄然升起的时刻,那该又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心境呢?   眼前的妈妈,已经六十多岁了,她和同龄人相比,显得更苍老一些。妈妈是一米六几的身高,稍稍有点驼背。妈妈满头的白发,写尽了她的沧桑;两只深陷的眼窝里,流露着她内心的许多孤独与伤感。我不敢触碰她内心的伤痛,我只能默默地为她递上一盏热茶,悄悄为她披上一件御寒的外衣。   妈妈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以前,她是京城的一名清洁工。但她从不因为自己的工作环境和地位,而感到卑微和渺小。相反,她常常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和自豪。在二十多年的环卫工作中,因为妈妈干得出色,她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她的最大荣誉,是市长亲自为她颁奖,为她戴上金灿灿的劳动奖章。在妈妈的心里,并不喜欢别人说她是一个清洁工,她喜欢听别人说自己是“城市的美容师”。一个平凡的人,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有谁不喜欢穿一件漂亮的衣服,有一个漂亮的名字呢?就象我们在网络上,人人都想拥有一个喜欢的昵称。   去年过母亲节的时候,我在酒店早早地定了一桌酒席。因为母亲节,和妈妈的生日赶在了一天,这是个双喜临门的好日子。好好地给妈妈庆祝一下生日,也是我一直在心头惦念许久的事了。那天我和女儿乐乐,还特意给妈妈准备了精美的生日礼物。   在那个周六,我们为妈妈挑选生日礼物的时候,费尽周折跑了三家首饰店,只想为妈妈选一条适合她的項链。妈妈有两条金项链,一条是真的,一条是赝品。那条真金項链,在首饰店花了五千多,假的在小摊儿上,花了二十元。乍看上去,两条項链并没什么两样,但放在手里掂量、细瞧,便感觉出了很大不同。妈妈喜欢那条金灿灿的金项链,但也喜欢那条以假乱真的赝品。她说,在家里面休闲的时候,就戴那条真的;逛街买菜的时候就戴那条假的。   我明白妈妈的意思,戴金项链上街,她怕遇上坏人抢夺,戴假的让人抢了就抢了,也不用着急上火。但妈妈上街戴了几年假項链,居然没遇上过一个坏人。妈妈以前做环卫工的时候,在人声嘈杂的大街上,曾亲眼看到过坏人抢夺金項链的情形。现在她有些纳闷儿,甚至怀疑那些抢夺項链的坏人,是不是也提高了识别真假的能力?   我打算给妈妈买一条铂金項链,多花一点钱没关系,我只想哄她高兴。现在我们不象以前创业的时候,缺少资金,生活拮据。眼下,我们自己有几家公司,老公今年又在国外开了一家新公司,运营得还都不错。我们确实不差钱了,差的只是和妈妈的情感交流,以及情感更深地亲密融合。   “给姥姥买一条什么样的項链合适呢?”我问正在读高二的漂亮女儿。   “姥姥有金項链,又不常戴,还是给她买一条常戴的,又健康的項链好。”女儿漫不经心地说。   我们在金银首饰店,不停地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精美項链,好象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不然就买钻石和水晶类的?”我把目光投向女儿。   “那是不是太耀眼了?姥姥肯定不会戴的。”女儿不住地摇着高耸的马尾辫儿。   “珍珠的?含蓄内敛,又圆润大方,光泽也还细腻些。”我指着玻璃格子里的白色珍珠项链说。   “挺好的,我们同学的奶奶就戴一条珍珠項链,她说还能安神明目呢。”女儿淡淡地笑着说。   我也曾听人说过,珍珠项链可以调节内分泌,减少情绪波动,又缓解压力,还能淡化老年人脸上的色斑。   我们最后决定,就为妈妈买一条白色的珍珠項链。白色,是最精典的颜色,它适合任何皮肤的人,搭配哪种颜色的衣服效果都好。我们花掉了六千多元,满意地买下了一条海水珍珠项链。卖項链的姑娘,小心翼翼地把項链放进精美的盒子里,我和女儿高兴地把項链给妈妈带回了家。      二   在母亲节,和妈妈的生日酒宴上,我把莹白的珍珠项链,为妈妈轻轻地戴在脖颈上,然后让女儿乐乐,点燃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一支支蜡烛被点亮后,眼前立刻呈现出了一种特别幸福温馨的氛围。我看着烛光里的妈妈,不由想起了毛阿敏唱过的那首《烛光里的妈妈》:   “妈妈我想对你说,话到嘴边又咽下,   妈妈我想对你笑,眼里却点点泪花。   噢妈妈,烛光里的妈妈,   您的黑发泛起了霜花……”   此刻,我感觉那昏黄的烛光里,放射的都是母爱深沉无私的光辉。那光辉,也渐渐地点亮和唤起了我拳拳报恩的心。   “谢谢!谢谢孩子们!”妈妈在烛光里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这是第一次在酒店里为妈妈过生日。那天,老公和女儿表现得都非常不错,他们让妈妈很开心。女儿用英语唱了一曲《祝你生日快乐》,妈妈虽然不太懂英语,但喜欢女儿乐乐用英语为她唱歌。我们一边投入地听着女儿深情的歌声,一边轻轻地打着节拍,为妈妈祝贺生日。   当女儿唱完这支生日快乐歌,我望见妈妈深陷的眼窝里,正婆娑着滚烫的泪花,“谢谢孩子们!这是我一生中度过的最快乐的生日。”说完,她紧紧地抱住我,许久没有再说什么。我从她双手拥抱的力度里,感觉到了她象有说不尽的心里话。   老公微笑着打开一瓶红酒,女儿小心地往高脚杯里斟上一点,恭敬地放在姥姥手上,温和地笑着冲她说,“祝您生日快乐!”   我们一起举杯,共庆母亲节,同祝妈妈生日快乐。妈妈平常素日不喝酒,但那天她还是破天荒地喝了一点。让自己略带褶皱的脸颊上,泛出了淡淡的红晕。   那天实在是太高兴了,我和爱人都尽兴多喝了一点。妈妈和女儿用过餐后,默默地看着我们。我发现,在妈妈那双慈祥的眸子里,闪烁着母爱最温暖的光芒。   离开酒店之前,我们和妈妈一起照了一张全家福。妈妈幸福地微笑着,尽管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特别是她那低領的紫红色夏衫,衬托着莹光闪闪的珍珠项链,让妈妈愈发显得年轻了许多,也显得更有品味,更有气质。   天下的女人都是爱美的,妈妈何偿又不是?我从她的笑颜里,也看到了她美丽的内心世界。妈妈在三十多年的环卫工作中,拾捡到国内外客人的物品有几百件,价值高达几十万,但她从未有过贪念之心,总是把拾到的财物及时返还给失主。妈妈不光有着深沉的母爱,她还有着博爱的宽阔胸怀。   在母亲节,让我由衷地谢谢天下所有的母亲。是母亲把爱献给了这个世界,让世界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温暖。我也是一个母亲,我会把这种无私的爱传递下去,让人间变得更加美好。      三   转眼间,一年的光阴流过了,今年的母亲节又如约而至。   “妈妈,今年的母亲节,您喜欢怎样过啊?”我温和地问妈妈。   “去山里,看看绿水青山吧,那的空气也好。”妈妈深情地望着北方,但鳞次栉比的高楼,挡住了她的视线。   我知道,妈妈很喜欢大山,坚强的妈妈,有着大山一样的性格。   今年的母亲节,本打算带妈妈去一次香港,妈妈辛苦了一辈子,还没有坐过一次飞机。但妈妈说,母亲节时间太短,大家都忙,孩子还要上学,谁也不要耽误,等以后有机会再去香港吧。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妈妈的意愿,在母亲节的前一天,驱车驶离了嘈杂喧嚣的大城市,来到了京北怀柔山区的红螺寺。   以前,妈妈曾听说过红螺寺,那里是千年的佛教圣地,世上流传着“南有普陀,北有红螺”之说。每逢周末或放长假,不少城里人就会到这里来游玩、拜佛,据说那里祈福很灵验。我们来红螺寺,一是想为妈妈祈福,二是想为女儿乐乐,在文殊菩萨面前求学业。   但妈妈不信佛,她看着寺庙前络绎不绝的拜佛人,不屑一顾地说,“求什么佛啊,求谁也不如求自己好使。到这儿来,看看千年古刹,看看山水风景也就够了。”   为老妈妈祈福,这也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愿。我知道,人总要离开这个世界,焚香祈愿,也不会把红尘里的人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祈福,不过是人们美好的愿望,是灵魂里的一种安慰。为妈妈祈福,一方面是希望妈妈健康幸福地生活在自己身边,另一方面也是安慰我自己,对妈妈那些亏欠的愧疚。   妈妈的心态越来越好,她走出城市只是为了放松心情,接触自然,和花鸟虫草对话,和青山绿水抒情。   晚上,我们住进了农家院,让妈妈品尝了农家饭菜。妈妈特别喜欢吃农家的石锅鱼,和新鲜美味儿的山野菜。她说,吃山野菜最健康,没有农药,也没有污染。女儿乐乐说,等她过了高考,一定还带姥姥来这儿,好好地让姥姥享受一下山乡生活的乐趣。   一天的游玩儿,让妈妈有些困乏。我打好一盆热水放在妈妈床下,为妈妈认真地洗过脚,然后让她躺在床上,我开始为她轻轻地捏腿、捶背。渐渐地,她就象孩子一样,隐隐地发出了鼾声。   妈妈安然地进入了香甜的梦境,女儿也象山林里栖息的小鸟,不声不响地睡熟了。我望着妈妈蜷伏的身驱,听着她熟睡的鼾声,却怎么也没有睡意。      四   其实,眼前这个安然入眠的妈妈,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的亲生母亲,早在八年前就因患上胃癌不幸离开了我。当时我才三十五岁,正在打拼创业的时候。那时,妈妈经常打电话没完没了地唠叨,无非是吃好穿暖、注意安全的琐事。妈妈在患胃癌前期,她总是忍着。忙于工作的我们,谁都没有太留意她的病情。后来发展到了晚期,我们才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尽管我们去了市里顶级的医院,请了最权威的专家,用了最好的药品,但三个月之后,妈妈瘦成了皮包骨,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们。   回想起来,妈妈从十月怀胎,到把我养大成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付出了多少爱。妈妈的离世,让我痛心不已。妈妈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养育之恩,但我还什么也没来得及回报她。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什么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的心中充满了内疚,甚至会让这种情绪,蔓延到一种煎熬,一种心灵上的折磨。   眼前,正熟睡在我身边的老妈妈,她是我们宏城小区的一个“失独”老人。十年前,她的爱人患心肌梗塞猝死;三年后,她的女儿又患白血病离开了她。她是很不幸的女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母亲。每当我看到这位不幸的母亲,就会想起自己的妈妈。渐渐地,在这位不幸的母亲身上,我依稀见到了自己妈妈的影子,我把爱便悄然转移到了这个孤独的母亲身上。   有人说,我的行为是一种作秀,或者是为得到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我不管别人怎么说,几年来的事实证明,我和这位曾经做过环卫工的妈妈已经成了不可分离的母女关系。也许,我们在相互弥补着人生的缺憾,相互安慰着彼此受伤的心灵。   这几年,我一直在过着没有母亲的母亲节,这种痛苦的感受,只有失去母亲的人才能感觉得到。   “孩子,别熬夜了,睡吧!”妈妈翻过佝偻的身躯,睁开惺忪的睡眼低声说。   我的耳畔,仿佛又听到了生我养我的亲生母亲的声音,她是那样亲切、自然、而又温暖。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天下母爱的伟大,母爱的圣洁。   也许,这是我在没有母亲的母亲节里,心灵深处的一次最好的疗伤。      武汉治疗癫痫哪里好?黑龙江癫痫那家医院治的好昆明治癫痫专科武汉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