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故乡的火炕_1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一   我是在火炕上出生、火炕上长大的。我与火炕有着一生都难以割舍的情缘。每当想起当年那热乎乎的火炕,就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故乡。   我老家在东北农村,居住的屯子里大都是满族人和朝鲜族人,这里家家户户睡火炕。这里的火炕,一般都是住屋有多长,火炕就有多长。人口多的人家有南北两铺炕,长辈住南炕,小辈住北炕。同卧一炕也有说道,临近锅台灶口的“炕头”都留给家中辈分最高的主人,或是来走亲戚的尊贵客人寝卧,而男人或年轻人则睡在距离灶口相对远一点的“炕梢”。   火炕,顾名思义,就是在室内用砖或土坯搭砌而成的里边有几条烟道的床。东北人管搭炕叫“盘炕”,火炕一般宽约5—6尺,长可随居室长度而定,炕面一般都是用土坯或石板棚面,上面抹上厚厚的一层黄泥,这样火炕可以保持长时间不凉。火炕的炕沿大都是榆木、柞木或色木等硬木的,硬木炕沿不起毛刺,不用担心刮坏衣服。炕面上铺好席子,人睡在上面别提有多舒服了。   火炕由锅灶、炕体和烟囱三部分构成。连炕的锅灶可以做饭,炕体既可取暖,又可坐卧。烟囱是炕体的排烟道。炕体有直洞式、横洞式、花洞式等等。因地区和民族习惯的不同,火炕也有差异,有南炕、北炕、顺山炕、万字炕以及环室的凹形炕等。   我常常想,一个民族的创造性。满族和朝鲜族群身处寒冷地带,为了生活生存,而摸索出火炕的取暖方式,他们是中华民族家庭里的一员,各个民族的生活创造,成就了中华民族的大智慧。      二   据说,最早使用火炕的是满族人。满族人大多居住在东北,这里冬季漫长,气候寒冷,因此,满族房屋的建筑设计更注重于取暖。在长期的游猎生活中,满族人发明了一种叫“撮落子”的房子,“撮落子”汉语意思是“马架子”,也叫“窝棚”。金初,满族的居室相当简陋,《三朝北盟会编》记载:其俗依山谷而居,联木为栅,屋高数尺,无瓦覆以木板,或以桦皮,或以草覆之。墙垣篱壁,率皆以木,门皆东向。环屋为土床,炽火其下与寝室起居其上,谓之炕,以取其暖。   火炕在满族一直很盛行,它既是寝息的床铺,又是取暖的设施。南宋人朱弁作为中原使臣出使过金朝,曾一度在北方居住。他写过《炕寝》一诗:“御冬貂裘弊,一炕且踪伏。西山石为薪,黝色惊射目。只识绝可迩,将尽还自续。飞飞涌玄云,焰焰积红玉。”可见当时生活在北方的满族人,已经开始用煤炭作为取暖的原料。   过去关东满族传统住宅,一般是“口袋房”的开式,屋门开在东侧而不在正中。进门的一间是灶房,西侧居室则是两间或三间相连,室内南北炕与屋的长度相等,俗称“连二炕”、“连三炕”,又叫“南北大炕”或“对面炕”。正面的西炕较窄,供摆放物品之用。炕之间的空地称为“屋地”。实际上,室内的大部分空间都被炕占据,所以人们的室内生活主要是在炕上。家里来客人,首先请到炕上坐;平日吃饭、读书写字都是在炕桌上;孩子们欻“嘎拉哈”、翻绳等游戏也是在炕上玩。   朝鲜族人的火炕与满族人的火炕有所不同,朝鲜人的火炕比较矮,但面积大,占整个房间的八成以上,推门就上炕。朝鲜人的火炕不铺炕席,炕面是用牛皮纸糊的,上面刷上清油,即不透水,又光滑明亮。   火炕,就像一本书,记录着人们日常生活,书中有故事,当然也要温暖。      三   当年,父母就租住在一户姓曹的朝鲜族人家的北炕,一住就是三年。后来,在亲友和邻里乡亲们的帮助下,终于盖起了两间属于自己的草房。为了这两间房子,父母没日没夜地干活,脱坯、割苫房草、准备打门窗的木料、砍房架子,挖基地等等。房子盖好了,父母也累得不成人样了,黑瘦黑瘦的,就像七八十岁的老人。那时的人,四十岁上下就老了,日子的艰难,生活劳累,让年龄的符号不再真实了。   我家的两间草房坐北朝南,窗户是玻璃的,采光非常好。那时,屯子里绝大数人家的窗户都是纸糊的,在屋里看不见外头。尤其是冬天,窗户上挂满冰霜,屋里黑乎乎的,不点灯什么也看不见。   我就出生在新盖的两间草房里,两间草房一间住屋,一间厨房。住屋靠南窗是一铺炕,屋地中间有一个冬天取暖用的铁炉子。推开外屋门就是厨房,靠马窗户是锅灶,锅灶旁边立着一个风匣。小时候,几乎每天早晨都是母亲在锅台上做饭,我坐在小板凳上拉风匣。呼搭……呼搭……我的童年,就是在风匣的呼搭声的伴随下度过的。上小学以后,父亲靠北墙给我间壁了一个小屋,盘了一铺小火炕,我有了自己的活动空间。我每天都在小火炕上看书、学习、做功课,小火炕,捂热了我的身躯,温暖了我的童年,也见证了一个乡下娃艰难的成长历程和渴求知识的执着与艰辛。   火炕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除了供休息和御寒外,还有不少文化理念在其中。冬天家里来客人,主人就招呼快上炕暖和暖和。谁家的女人作风不好就会被说成“卖大炕的”,男人在外边办事没办明白就会被说成“就炕上光棍”。夸女人能干说“炕上炕下都是把好手”,讲究哪家卫生不好说“炕没炕样,地没地样”。病重了的叫“落炕了”,病好了的叫“起炕了”等等。可以说,日常生活文化,都离不开火炕。      四   在农村,火炕的用途非常广泛。不仅可以睡人,还能用来烘粮食,孵小鸡小鸭等。记得我四五岁的时候,生产队分的口粮“红黏谷”(大黄米)没干透,父亲就把炕席卷起来,把谷子倒在炕上晾,到了晚上,嫌麻烦没把谷子收起来,铺上炕席就在上面睡了,没想到第二天早晨起来,睡在炕头的我、弟弟和母亲我们娘仨脸上和前胸后背都起了一片一片的红疹子,奇痒无比。好在邻居老何太太懂点医道,说我们得了湿疹。她熬了一大锅绿豆汤,让我们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多喝水,排尿,排毒。还让我们用捞小米饭的米汤洗脸,擦洗患处,又找来苞米胡子烧成灰,研成末,倒上香油搅拌均匀涂在患处。还别说,她的这个土办法还真管用,涂上苞米胡子膏身上就不刺挠了,大约过了五六天,疹子退下去了,身上脱了一层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打那以后,父亲再也不敢在炕上烘晾粮食了,即便有时候母亲还会把从自留地收回来的绿豆、小豆、大芸豆等倒在炕上晾,但到了晚上早早就收起来。   东北气候寒冷,有个感冒发烧啥的,喝碗姜汤,在火炕上捂上大被出身透汗,感冒就好了;冬天,包粘豆包,把发黄米面的大盆放在火炕上,黄米面发的又快又好;春天,家里没有“老抱子”孵小鸡,就把鸡、鸭、鹅蛋放在炕上的棉花套子里,用被捂上,人一天摸上几回,就能孵出小鸡小鸭来;有的人家还用火炕育秧苗,生豆芽,晾干菜等等。总之,乡下人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火炕。      五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消费观念、结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消费重点不再以吃、穿等基本生存需求为主,而是更加注重健康方面的投资,衣食住行都讲究绿色、环保。过去,土炕上面铺的都是苇席、秫秸席等炕席,既不耐用又损伤衣物,稍不注意,手指、脚趾就会被“炕席花”划破,如今,古老的炕席已被各种各样的地板革取代,有的地板革厂家还专门生产铺炕用的“炕革”,这种炕革比普通地板革厚实一些,柔韧性也好,质地优良,既美观,又耐用。   火炕也在人们的不断探索中得到改进和完善,过去的火炕是就地而砌,只有炕面散热,如今,农村搭火炕也讲究节能、环保。把炕体下面搭成“花洞”,这样炕上炕下都能散热,把因汗脚弄湿的棉鞋放在炕洞里,一晚上烤得干干的。过去的手拉风匣已经被送进了记忆的博物馆,取而代之的是安装在烟囱上的引风机,一按开关,引风开始,一点噪音都没有。   我20岁离开故乡搬到城里居住,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虽然城里环境优美,生活舒适,条件比乡下不知要好多少倍,但是总觉得生活中还缺少点什么。城里的房再大、床再软,也比不上睡在故乡的火炕上舒坦。对火炕的情结,只有在火炕上长大的孩子才能深切体会到。火炕温暖了岁月,也温暖了记忆,更焐热了我的人生。   其实,火炕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我心中的故乡的影子,故乡的温暖,有一大半在火炕上,故乡的故事,在火炕上放着,人们在火炕上讲屯子里的事,说家族的发展经历,这些都成了故乡这个词里应有的含义了。      荆州哪些医院可以看羊癫疯用苯巴比妥来治疗湖北看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好湖北市癫痫病科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