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与书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朋友寄书来时,外面有风,雨雪正飘,那天最冷。快递说包裹破了,需亲自签收,我住在很远的另一个位置,裹着大衣出门,回来时,路已结冰。   于书,我还是爱的,尽管缺少敬畏,像空气,轻与重,都必须呼吸。深知仰视或俯视都无法真正靠近甚至聆听,平伸的双手,才是一段舞优美蹈旋转的开始。那种纸质的质感,草木叶浆的清甜,是安宁亦是雅致。在世间飘行,忙碌过疲惫过,相对于霜花书卷炉火的日子,我更喜欢睡觉。一直认为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睡眠,因为只有休息和梦才是属于自己的,在崇山峻岭里漫游,在碧叶青草上匍匐,素手摘月,海底捞针都无人管。人,一旦连梦都被典当了,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如果说阅读是在别人的思维框架里奔跑,久了就累了倦了,那我只选择在喜欢的枝叶上栖息。   喜欢一个朋友的名字,静日时长枕书眠,这样的安闲,实是难得。夏日的午后,在临水的房间睡觉,有风吹过。窗前,爬山虎垂下的丝绦,涌起一帘绿浪。醒来时,水面的波光折过米色窗纱,筛满一墙的碎金,人躺在波湾里,手边摊开的书亦是凌乱的,光与影在上面跳动,金色的小鱼一尾尾游进纸里。   书与我是一种陪伴,需放在随手可及的地方,几上床头甚至是地板上,我打着赤脚走过。时光是白色蚕丝睡衣上滚落的一枚珠子,圆润柔和。那些合着的精灵在纸房子里睡觉,我不寂寞,它们也不孤单。空气里有细微的呼吸,是我的亦是书的,无需分清。   喜欢睡前看书,在每一天,很多年我靠它催眠。昏黄的台灯下,海在掌心上温柔流过,鱼吻静水,我在一朵白莲里闭关。白天的烦乱悄然褪去,花隐窗前,合着眼,睫毛上有露珠滚过,我能听见来自深海的胎音和每一朵微距绽放的舒缓。梦和月亮一起浮出水面,干净洁白。云朵上的村庄、摇篮、炊烟、牧羊的女孩、坚实的后背,我趴在上面睡得香甜。   书橱里的书不多,但够读,每一本都残留着我的温度,它们整齐的排列着,簇拥在一起。一本就够我摆弄很多年,看了又看,它们是我的老朋友,甚至是亲人。里面的每个人物我都喜欢,是长在心底的树,一天天清喜阴凉起来;每个字亦是熟悉的,被我深情的目光熨烫过,妥贴安稳。我一次次地放下,拿起,翻开,一直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我也是一个穷人,只是坚持自己的梦想和审美。装修过一套房子,里面融入了许多喜欢的元素。整扇的格子屏风,雕花的拉门,干枝的莲蓬,碧青的龙舌兰。抱枕、桌旗、古典的台灯都绘有荷的图案。订壁画时,我告诉厂家要把里面的鱼和多余的水草隐掉,只留下简净的一枝一叶和润心的粉,是孤独的也是安静的。躺在雕花的大床上,有五彩霓虹透过粉紫色的窗纱,忽觉得还是睡在沙漠里,荒芜而又干涸,一切是死的,静到可怕,除了我,不再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我必须起身邀请另外的一个朋友入住,与之对话。书!一种发不出声音的语言,一种隐形的生命,默默地游弋在每一个角落,是一个房间真正的温度,如寒夜里捅开的炉火,不管主人在与不在。   喜欢纯粹的东西,炒碧绿的青菜,像活的一样;煲单一的汤,不搁太多的辅料。纯洁的情感,冰种的思维。于正襟危坐,我更愿隐于月下,于轻佻,我更愿庄严。文字亦是文字,请不要告诉我作者是谁,还有后面的布景。翻到哪页亦是哪页,久了,入心了,不管在哪里遇见,跳两行,就知道它是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白天鹅在湖中起舞,黑白琴键按下的音符,永远不同。   陶罐在炉火上煨着汤,里面加了各种佐料,阅历、见识、思维、甚至是苦难和泪水,也许还有砒霜、雪花和蜜糖。把自己的一切放了进去,过去的现在的,喜欢的不喜欢的,哪怕有毒。复杂也是纯粹,味蕾只是一种感觉,是心灵鸡汤,也许只是给自己开出的一剂药方。   朋友的文字亦好,高档的食材,用了最朴素的烹饪手法。温情的花瓣为岁月做了神圣的祭奠,平白的语言里,灵光一现,让我想起了纪伯伦。   如果天堂有路,我们一定会接我们的亲人回家,这条路是用黑蝴蝶铺就的,有多少燃烧的思念就有多少精灵在飞舞,翅膀承载的爱太多,不免迷失。在钢筋水泥和田野村庄里来回穿梭,所有的不安、胆怯、退让、容忍、痛苦、疾病的背面只写满两个字“善良”。一个人一旦刀枪不入,打了麻药,心不在温软,也就无所谓了。   最好的文字还是曹雪芹和张爱玲的,洗白的蓝布大褂里面裹着一袭锦缎,不经意吹起一角,就足够惊艳。一层层不经意拨开,一遍遍消遣,重不厌倦,值得一辈子去阅读。   对于诗我一直绕着走,写不来,也看不懂,它是语言的王者,轻易不敢触摸。既然手中没有一把灵蛇之剑能划破夜色,也体验不到列车驶出隧道的瞬息灵光,不如放弃。点石成金,一定有浩瀚的大海作为依托,哲思的巨手一面是空灵一面肯定是负重。   不喜欢太多的理论,我怕扼杀我仅存的灵感,我怕我的呼吸变得僵硬,我怕有一天,我的文字带有文学的味道,而不再是心灵枝头的一瓶净水甘露。   画还是喜欢老树的“人间废话已多,何必再做纠葛,相视莞尔一笑,一起流连花前。”原文记不得了,稍加篡改。对书亦是,贴心就好,陪着就好! 癫痫抽搐吃什么药好呢武汉的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哈尔滨儿童医院羊角风科电话河南中医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