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每一次遇见都是一场修行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3-27 分类:经典语录

风缓缓拂动窗帘,有暗香漫屋。轻轻浮动的窗帘,是温柔的木障,阻挡了窗外的喧嚣,但却阻挡不了来自南山的呼喊,侧耳倾听,这种声音竟如此意味深长。我整理好行囊,今天,注定要有一场心灵的旅行,不为别的,只为心里早已逶迤的梵音。 走在城市的边缘 车水马龙的街道早已不见 路只有细草纤纤 风依旧宛转翩翩 此时的云 / 方知宁静致远 // 一个偶然的遇见 便引起心中的怀念 过去渐行渐远 如今只是寒暄 仅有的寒暄/ 此时似乎不曾遇见 // 一个转身的留恋 不及你最后的辞言 旧梦难以补全 新愁早已出现 在前方不远 我无法眷恋 // 如果,人生没有初见 或许 / 多情的你我只是不相交的平行线 即使 / 在某个路口不经意遇见 我们也只会笑着说你好和再见 或者 / 装成路人 / 静默擦肩

带着淡淡忧伤,我信步走上梦中的南泉山。只因我是学路上的行者,无法用精湛而优美的文字细细描绘她的美。如果要我说,南泉山是一个蛰伏的巨人,在城市的一角静静守候,坚守心底的守望。

水泥筑成的石板路尽头,是几家木制商店,而店主多为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我朝着一个商店慢慢走去,一个老奶奶向我笑了笑,而她嘴角的皱纹顿时变深了,她枯老泛黄的鼻梁上架着一个有些历史的老花镜,老奶奶的慈祥的微笑,像是春日里的甘霖,抚平心里的棱角,我的心情顿时变得舒畅了。我不明白,究竟是何种原因,致使一个孤单的老人如此快乐的生活。

告别老人,我加快脚步向南泉山上走去。走进南泉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寂静而悠长的青石板路,瘦瘦长长,不见尽头。沿着幽静的小路,我拾阶而上,漫步轻语,生怕惊扰了南泉山独有的寂静。走在如此幽静的小路,且不谈什么伤心事,也想不起什么伤心事,就只需将心慢慢融入石板的间隙,就会感受到来自时光深处的呼喊,震慑人心。总是在仔细的寻觅之后,才发现石板间的小草,是如此的坚毅和顽强,它义无反顾地探出头来,只为目睹着精彩的世界,不久便香消玉殒,变成散乱的时光,零零散散撒在这幽静的石板路。

大概走到半山腰的位置,在路的转角,飘来阵阵清丽悠扬的歌,沁人心脾。踏着暖暖的秋阳,踩着宛转甘肃看癫痫那个医院 的歌声,我加快了脚步,只想早一点知道,究竟是何人吟唱如此优美的歌曲。风轻轻扬,路随着风而变得曲折蜿蜒。我拐过了转角,不远处,一座古亭寂静隐立在路的一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斜倚栏杆,那优美的歌声就是从她的嘴里飘出来的,我想,也只有这样纯真的小姑娘才能演绎这样的曲子吧。听到有人来了,他停止了歌唱,朝着我微微一笑,我也一个微笑回应。就这样,心里携带着悠扬的歌声,在山道上踽踽前行。当女孩的歌声又一次在无声中响起的时候,我早已走远,消失在路的高处。

静穆清幽,我轻声漫步于青色的石板路上,是我太过热情,还是路太过羞涩?以至于每走几步,便有一个小弯道,转角弯弯,小路也因此变得悠长而纤细,一直延伸到庙的门前。每一次遇见都是一次修行,我最想看到的当然是山顶的佛庙,那里是此行的目的,也是我从前佳木斯市羊癫疯医院哪些最好 早就萌发的冲动。

我伫立在庙门前,望着佛意颇深的门联,尚未从尘世间脱离的我,自然不明思意,但是,仅是这朦胧禅意,就让我肃然起敬了。不等我走近佛门大殿,一曲浑厚的梵语乐音从门内传来,飘扬耳际,让我心归平静,佛门浩瀚,意境深远,这更加坚定了我前进的步伐。望着佛门,我知道,我只是个有佛心而无佛意的人,尽管这样,佛祖还是为我这向佛的人敞开了大门。佛的世界是肃然与沉静的。当我走进佛门时,身后的喧嚣全部消失不见,眼前只是不灭的香火,那随风飘动的烟雾,大概是佛祖的禅意吧。刚一入鼻,便将我浑身的凡尘旧事洗净,仅剩一颗佛心。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佛祖像前禅坐着一位老者,那佛意颇深的梵语就是从他的嘴里飘出来的,他大概是修成佛道的僧人吧。我不愿惊扰到老者参佛悟道,也不愿打破佛门的安宁,心间仅存的佛心指引着我慢慢远去,直至佛门前,消失在暮霭中。我怀着一颗佛心,不舍的挥手作别修行圣地。

我顺着平凉主治羊羔疯的医院 小路拾阶而下,那石缝间不在有急切的呼喊,有这只是一片宁静,我大概明白,这南山地呼喊竟是奉承了佛祖的旨意。佛的存在是为了度化世人,佛门永远为芸芸众生而敞开。此行下山,我感到格外的舒畅,许是因为得到了佛的指点。

当我再次路过山脚的小木制商店时,老奶奶依然送给我一个明净的微笑。原来,老奶奶也是得到了佛的指点。活在南山,虔心守候,不感孤单。

世事纷扰,我突然明白,人生的每一次遇见,都是一场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