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童年片断_1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语录
   ◎爷爷去了哪里   刚走到大门口,迎面碰上了姨妈,她神色凝重地对我说:“你爷爷去世了,快回去。”“胡说!”我愤愤地回应着,心里却七上八下的。院子里,表哥表妹今天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我忐忑不安地推开了家门。屋子里坐满了人。姥爷,大舅,姨夫都默默地坐着,不时劝解着什么。爸爸妈妈红肿的眼睛,汹涌地流着眼泪,不断抽噎着。我被这情景吓坏了,“哇……”地哭出了声,妈妈顺势把我拉到身边,替我擦着眼泪。姥娘颠着小脚,把一个大包袱解开摊在床上,那些花花绿绿,像戏服似的东西被摆在床上,姥娘一边嘱咐妈妈衣服裤子的穿法,一边哀叹着说:“多好的人呀!一辈子勤勤恳恳,老天爷咋就不长眼呢?给你大准备的寿衣,倒让你公公先穿上了。”我只看了那些东西一眼,就再也挥之不去刻在脑海里的阴影。感觉高大挺拔的爷爷若穿上这些衣服,陌生了许多,而且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爸爸指着竹篮里的红枣哽咽着说:“这是我父亲去世前一天,骑着车子去火车站,让小三兄弟稍回来的,十几里的路程,回来的路上就头重脚轻,好不容易捱到家,躺炕上后再没起来。”大家听了更是唏嘘不已。   天还是那么蓝,我去姨妈家找表妹玩。她说,咱们跳皮筋吧,我摇摇头。那咱们翻花绳吧?我说没劲。想着以后再也见不到疼爱我的爷爷,心里就恹恹的难受。   从村口那棵大槐树下,能望见南山下逶迤而过的长长的列车。每到暑假,爸爸妈妈就会带着我和姐姐,坐着绿皮火车去老家看望爷爷奶奶。哐当、哐当的声音像唱不完的摇篮曲,直让人昏昏欲睡,晃着晃着就仿佛回到了老家。奶奶笑吟吟地端出烤得金黄的石头饼,冒着热气的小米粥,也许还有一、两碟小菜。爷爷早摆好了饭桌,再斟上两盅酒,辛辣的液体灌入喉咙后,就打开了话匣子,奶奶一边给我们夹菜一边鼓励我和姐姐,再来一碗。   我惦记着那些草丛里窜出来的野兔,松鼠,小刺猬,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小东西。他们偷偷地跑出来,怯怯地张望一下,转眼又没了踪迹。最吸引我的还是躲闪在树叶间儿,像玛瑙似的枣儿。有的通红透亮,有的还是青里泛红,都在冲着我眨眼睛。爷爷仿佛看透我的心思,伸手摘下几颗放我手里,那脆脆甜甜的味道一直甜到心里。   爷爷脾气温和,说话慢声细语,他教我认字,还编了儿歌教我唱:小板凳四条腿,我在上面学认字,爷爷夸我认得好,我对爷爷眯眯笑。   可这回,绿皮火车只带走了爸爸妈妈,几天后他们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奶奶。我的爷爷去了很远的地方,他再也回不来了。      ◎奶奶来了   我奶奶来了!我也有奶奶了!我跑到小云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小云憨憨地笑着说,看把你高兴的。   刚来的奶奶,穿着妈妈请裁缝做的新衣新裤,盘腿端坐在床上,说话时露出整齐的牙齿。妈妈一天三顿变着花样给奶奶做可口的饭菜,晚上我和姐姐则抢着陪奶奶睡觉。想听她讲讲老家的故事,却往往听见的是她嘤嘤地哭泣声。有时半夜醒来,还能看见失眠的她,在黑暗中坐着,手里的烟卷上,星火明明灭灭地闪烁着。   下班后的妈妈,一进家门就赶紧捅火做饭,等到飘出了饭菜的香味,不等妈妈吩咐,我就跑向隔壁杨奶奶家去叫奶奶吃饭。杨奶奶无儿无女,老伴早年间因病早早过世,现在有一个过房继子,也就是小云的爸爸,他们一家人照顾着杨奶奶的生活起居。俩老太太很是投缘,总有说不完的话。   每天早上,奶奶一般都会拎着爸爸为她买的收音机,播放着咿咿呀呀的戏曲过来吃饭。这时,妈妈的心里就放松了许多。有时看见奶奶一脸憔悴,眉眼浮肿撅嘴鼓脸的样子,妈妈就胆战心惊起来,爸爸就知道奶奶前一夜又失眠了,也只能好言劝慰一番,直到奶奶痛快地哭出来说出来,才算完事。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爸爸说,奶奶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因为爷爷的突然离去,一下子受到了刺激,心里承受不住,导致她行为反常。我不懂这些,只是忽然觉得,她和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判若两人。   有一次睡到半夜,“啪啪“的敲门声把院里的人都惊醒,爸爸趿拉着鞋赶紧出去开门。随后奶奶气势汹汹地闯进来,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我心里突突的,蜷缩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奶奶抑扬顿挫地哭诉着,爸爸则轻声地宽慰着,直到奶奶停止闹腾,才扶着她回房间休息。慢慢的,我不敢再靠近奶奶。      ◎小村时光   七岁那年的夏天,我被火车一路摇晃着,回到了枣花飘香的老家。笑眯眯的爷爷好高呀,我总是仰着头看他,他就把我抱起来,摘那还没有成熟的酸涩的枣儿。爷爷有每天写一张毛笔字的习惯,我也拿着笔在纸上胡乱涂鸦。不时有小伙伴隔着门叫我的小名,我回应着,心已经飞出去了。瞅一眼爷爷,他依旧横平竖直地写着字,我丢下笔,人早跑到了门外。奶奶一边追一边说,别跑野了,早点回来吃饭。   绿树掩映的小村庄很安静,只有三十几户人家,民风淳朴热情。玩累了饿了,不管去谁家,都有吃的东西填饱肚子,也许是一把南瓜籽,也许是几颗山核桃。有次中午被邻家大婶藏到她家里,美美的吃了一顿软糯香甜的油炸糕。尽管奶奶在外面喊破嗓子,大婶还是努着嘴悄悄地对我说,别吭声哈,吃饱了再回去。我点点头继续埋头猛吃。当然回去后免不了奶奶一顿训斥。   秋天的时候,大舅开着卡车送来了一车煤炭,我跟着小伙伴围着汽车上窜下跳,高兴的不得了。大舅临走时问我,英子,跟我回去吧?我摇摇头早和小伙伴跑得没了影。   这年春节,我是在老家度过的。早上还没睡醒,就有老乡进进出出上门拜年了。我揉揉眼睛一骨碌爬起来,穿上妈妈寄来的新衣服,爷爷端详着我说,嗯,这下我姑娘更俊了。奶奶端上热腾腾的饺子,我没吃几个就放下碗,跟爷爷要鞭炮。奶奶说,过年小孩多吃饭,才能长得高高的。爷爷知道我的心思,小心地把鞭炮一个一个拆下来揣我衣兜里,又点燃了一根香告诉我,点着后赶紧扔出去,不管响不响,千万别去看哈。我说知道了。屋外,永华哥早等得我不耐烦了,他已经噼噼啪啪得放响了好几个。   那天,爷爷领着我去村里的葡萄园,天很热。我很乖地坐在地垅上玩石头等爷爷。不一会儿,爷爷拎着一大嘟噜葡萄蹲我面前,英儿,赶紧吃。我把手背在身后心里突突地跳着说,我不吃。晚上睡觉时,爷爷以为我睡着了,对奶奶说,英儿不喜欢吃葡萄。我听了,委屈得什么似的,明明人家喜欢吃嘛,可这是集体的葡萄,我怎么敢吃呢!小小的心思没人知道。   就这样,我在老家一直待到第二年的五月份,才被爸爸接回来。那时,我已是满口老家话,姐姐表哥还一度取笑过我,成“挎子”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改回来。可是那些残存的片段,却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追忆岁月   多年后,奶奶也走了,那是一个瑟瑟的冬天,天空飘着点纸片似的小雪。我下班刚到家,爸爸说,你奶奶没了。我轻轻推开奶奶的房门,瘫在床上的奶奶真的不见了。妈妈爬在奶奶的床上,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所有的委屈也随之而出。   那天和爸爸聊天,不经意间从他的片言只语中,知道了爷爷奶奶的故事。爷爷曾经个是军人,跟着部队南征北战居无定所,好多年都杳无音信。奶奶带着我和你叔叔,在娘家一住就是二十几年。那种寄人篱下的日子和生活的艰辛,漫长的无人能懂。后来直到爸爸参加工作,爷爷才有了音信,可是团圆的日子没过几年,文革时期,爷爷又被下放住了牛棚隔离了好长时间。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奶奶始终处于紧张的状态,终于,爷爷得到平反,却不料没过多长时间的好日子就离世了,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彻底让奶奶的精神崩溃了。   听了他们的故事,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也深深地理解所有的苦难岁月,都是时光的烙印,永生难忘。   武汉抗癫痫药物的副作用外伤性癫痫沈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检查小儿癫痫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