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湘韵作家专栏】春风拂面的中午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励志文章
我一直在回忆那个春天的中午,春风把学校外的那条街吹得轻飘飘的,有点慵懒。这慵懒的感觉就像在一个没事的中午,你骑着一辆自行车在你长大的县城里闲逛,逛着逛着你来到了传说中的红灯区,这时候你看见一家发廊里站着一个伸着懒腰的慵懒女人,女人冲你抛着媚眼,这时候你停下来,一条腿支在地上,向发廊里打望,你感觉到有点慵懒,这是发廊里的女人传染给你的。如果女人说一句:“进来玩玩啊,小帅哥!”你马上会骑黑龙江哪个看羊癫疯医院好车走掉,因为你那时候才十六七,对女人好奇,又对女人恐惧。   我刻意准确的回忆那个春天的中午,那条街上会翻飞几个纸片,或者是白色的塑料袋。街的两旁有五六个小贩正等待着儿童癫痫病怎么办生意。其中一个是卖煎饼果子的,一个是卖炸火腿的,一个是卖袜子的,一个是卖钥匙扣的,还有一个是卖书的。卖书的用一辆摩托三轮摆开书,每到星期六的下午就会出现在校门口,很快就会聚过来一群学生,拿起感兴趣的盗版书读起来。每本书大约五六块的样子,越厚的越贵,学生会不厌其烦的跟书贩子讨价还价。就是在这种书摊上,很多学生会读到当时很红的韩寒的《三重门》,也会读到很黄的贾平凹的《废都》,更有深度的会买一本《金瓶梅》拿到宿舍里研究,几天后全宿舍传阅完毕,就开个小说评论会。总之,这种书摊让很多学生认识了文学,并且开始试着写点东西。我想象的那个春天的中午,应该没有书贩子,那天街上很安静,似乎能听到风吹白色塑料袋的声音,路南小区里传出来的锅盖掉在地上的哐当声,几岁的小孩子骤然的哭声。那个春天的中午非常的温暖,风会把人脸吹的有点痒痒。风也会把某些动物吹的发情,会有两只狗离着很远打望彼此,一会儿后,它们会在某个角落里交尾。或者更冲动的两只狗,在马路中央干起来。别担心,这条街没什么车,倒是路人会感到不好意思。一对刚恋爱的情侣,女生低头,男生脸上有坏坏的笑。当然,这样的春风也会吹开人类欲望的大门。但是对于出现在这种春天中午的男主角来说,他还不懂,他就像上文里出现的那个你一样,他什么都不懂。似乎看过过分的画册,似乎有过这么一本叫《欢迎光着身子的俄罗斯女郎上街》的杂志。这种杂志的某一期某一页,登了日本青春女优的裸照。似乎我们的男主角当时不知道这类女优从事何种工作,但那确实是一个青春女郎的裸照,照片的过分之处是女孩平躺着朝上看着镜头,清纯的眼神里充满诱惑。我们的男主角看了这张照片后,感觉头皮发麻。这是一本宿舍里的坏男孩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书,这种书很罕见,也很流行,看它要排号,有个过分的男生看了一个晚上,让男主角看到它的时间往后推迟了很久。这种杂志的直接后果是,在不久后的某个早晨醒来,男主角意识到他第一次遗精了。   即便两年前男主角就看过这种照片了,但是两年中他在这方面的知识并没有增长,所以他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懂,况且,两年前看照片的事儿,他早已忘了。总之,我们的男主角出现在这条街上的时候,还非常的清纯。   我们的男主角是从校园里出来的,他出来的时候刚过十二点半,他是住校生,不经常在这个时间出校门,他出来还要过保安这一关。看门的保安有时候查得很严,住校生要有请假条。我们的男主角能轻松的出来,说明这段时间,学校对保安的要求不严格。我们的男主角还没有名字,我不想给他取名字,他很普通,就是一个正在读高三的男生。再说取名字是件很费心的事儿,再说取了名字他就被固定成某一个人。我不想他太被固定,他有可能就是你,如果你也在一个春天的中午偷偷跑出来去办某件事情。   男主角星期六出来的时候会到向阳路一家叫“三味书屋”的书店里转转,说实话那书店里没什么有趣的书,学习资料倒是不少,门口还摆着报纸卖。男主角有一次去三味书屋,碰见一个偷书被抓了现行的男孩,那男孩低着头,迎接着女店主的责骂,还有众人的围观。那个女店主长得一点都不好看,还带着一副眼镜,如果她漂亮点,书会卖的更好。男主角有一次出去去理发,理发店像刚刚开业的样子,理发师是女的,非常漂亮,好像很矜持,她心虚自己的技术,但是把一屋子等待理发的高中生都弄得很矜持。还有一次,男主角出来后在外面逛了一圈,后去到一家卖油条的小店里,小店里正在放DVD碟片,演的是香港片,学生里三层外三层的看。   男主角偷着出来是因为有事情。他这个时候虽然十七岁了,但是对一些东西没有着迷。你的十七岁,可能着迷于游戏,还有可能着迷于情色片,更有甚者可能着迷于黄色影碟。但是男主角什么都没着迷,也可以说他很封闭,他还没有机会接触到那些东西。男主角是去查成绩,专业考试的,这就排除了高三没有学艺术的那部分学生,因为他们没有学艺术,也就不可能在四月份的中午出来,到网吧里去查专业成绩。   应当有很多学艺术的学生,有可能你就是。对于高三学艺术的经历,你不可能忘记,只是有的平淡,有的不堪回首。也可能在高三学艺术,以及出去考试期间,你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和一个你爱的人,你的第一次失去的时候充满兴奋和慌乱,你可能还和另一个人立下誓言,要永远在一起,而事实上,那种经历存在的于你记忆里的必要,就是说明那是你的第一次。我们的男主角是个本分的男孩,他很平淡的经历了学习和考试,没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可能他有喜欢的人,只是暗恋。可能他见过在考试期间同居了的学生,但是这没有影响到他,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他去过青岛考试,同去的有几个男生几个女生。女生里确实有一个姑娘是他喜欢的,这位女孩长得很清秀,四月份男主角被罚站的时候,女生还过来问他怎么了。去青岛考试的时候,女孩喜欢一个高个子的男生,他们在火车上坐在一起,女孩因为冷,靠在男生的怀里,男生用衣服裹住她。这里面还有一对男女,在青岛的旅馆里,女孩帮男孩洗头,女孩喜欢男孩。这些对现在的男主角来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是四月份的末尾,高考马上就来了。   男主角陕西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要去查查自己考的一所学校的专业成绩。级部主任办公室里也能查,但查的人很多,网速很慢,查的人要排队,男主角就打算到校外的网吧去查。他只去过几次网吧,那个时候他一分钟也就只能打十几个字,用智能ABC输入法,还没有搜狗。   男主角走在校外大街上的时候,他闻到了空气里飘荡的炸火腿味儿,他打算查出成绩来以后吃一个。他往东走,可以看见阳光洒在马路上,空气里飘着柳絮。他走的轻飘飘,有些瞌睡,如果不出来,他可能已经吃完了饭,将要午睡了。他离学校越走越远,在丁字路口,有一个报刊亭,这里卖的最火的是《齐鲁晚报》,他打算查完成绩后买一份。   走过丁字路口,他往北去,走了大约一百五十米,那里有一个网吧。他找到这个隐蔽的网吧还是废了点时间。他只来过一次,没有做什么标记,他走向楼梯。   男主角在向阳路西侧的一家网吧也上过网,那时候他是跟着同学进去玩玩,他不知道玩什么,就随便看了一个存在电脑里的电影。那时候他没有用QQ,这次去网吧,他也没有用QQ,他没有申请过。   网吧在二楼,进去后走到吧台,他说:“上网。”   吧员说:“没电脑了。”   他往里面看了看,似乎是没电脑了,每台电脑前都坐着人,大部分人都在玩游戏。女吧员说:“你可以等一等。”他说:“等着急用,附近还有没有网吧?”看得出,女吧员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懒懒的说:“南面路口南有一个。”男主角说:“是丁字路口南里吗?”女吧员说:“是。”   他从网吧里出来,他很清晰的记起,他是来过这里的,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年前,他和一位同学一起来。同学给他找出一部电影,《台北晚九朝五》,同学精确到秒,找的情节也就出现了,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很狭小的一个空间里激情,女主角不让他射在里面,他看完晕晕的,似乎不明白什么意思。他看到同学在看一部美国电影,女主角骑在男主角身上,在最激烈的时候,拿出刀子将男主角乱刀插死。他看着有点发毛,他问:“什么电影?”男同学说:“不知道。”后来的一次,他带着一名同学来这网吧,把《台北晚九朝五》推荐了出去,精确到秒。   男主角在南北街上朝南走,他很快来到丁字路口,他在报刊亭前站住了,他看着各种报纸。卖报纸的小伙子问:“买什么?”他说:“不买,你知道附近有网吧吗?”小伙子看了他一眼,朝南指了指,说:“北面第一家。”   他朝那里走去,从正门里进去,是一个买杂货的商店。他问:“能上网吗?”老板是一个矮个儿胖子,他说:“能,以后来的时候从后门进。”胖子指了指后门,那里通到僻静的小巷。他跟着胖子上到二层,两排电脑靠墙排开,里面有五六个人,大部分是玩游戏。老板说:“两块一个小时。”   他打开了大学的网页,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查成绩的页面,很激动的输入考号,等待着,结果出来了,321分,分数线是309分,他过关了。他想起几个月前考这个学校的情景。那时候他们五个人早晨起晚了,快要考试了还没赶到考场,情急下找了一辆摩托三轮车,走了一半,司机说他不知道幼儿师范在哪。于是他们丢了魂一样下了车,打听了几个人,终于冲进考场,那时候已经开考了。第二场考的是影评,看的电影是《黄土地》。他们五个人初试都过了,都参加笔试。现在他还不知道其他人的成绩,如果超过了309分,也就过关了。几天后,他知道剩下的四个人里只有一个女孩考了310分,两个月后,女孩在填志愿的前夕,打电话问他——“310分能走了吗?”他说不知道,让她最好去问一问大学怎么说。在考试期间,有一次他去找一个同学,推门进去,这个女生刚洗完头,正在擦头发,女生就问屋里的另外几个人,来的人是谁,他们告诉了她。这是男主角和女生的第一次见面,男主角似乎有点喜欢这名女生,很实在的那种喜欢,只是男主角当时喜欢的感觉不强烈,如果女生再多考点分,他们可能就是大学同学了,也可能会恋爱。   男主角查出了成绩,很激动,他打字慢,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干,就从网吧里出来,一点十五了。他朝一家拉面馆走去。他刚坐下,他认识的一个朋友进来了,手里拿这份《齐鲁晚报》,很久没见了,彼此都惊诧,于是坐在一起吃饭。男主角很兴奋的说:“我的专业过关了。”朋友说:“那你就可以去大学了奥。”男主角说:“还得看文化课,不出意外就去了。”男主角问男生出来干嘛了,男生说:“在学校呆着无聊,出来逛逛。”   他的这位朋友叫马斌,眼睛很小,有点调眼,很像兵马俑人物的容貌。马斌长着两颗大门牙,一张嘴,两只门牙就露出来,跟兔子一样,特别是他笑的时候,就像一个得意忘形的僵尸先生。也许是因为这两颗门牙,马斌很低调,班上很牛逼的人物他根本不理,课下喜欢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排玩,那里是他的位子。实在没意思了,就站到走廊的窗前,像个多愁善感的诗人那样思考。马斌认识男主角,是因为男主角让他去喊一下孙超,男主角觉得马斌面善,没过几天就成了朋友。孙超有着行为艺术家的气质,他的思考和别人不怎么相同,所以做出来的举动也会令人感到意外。比如,他经常玩金鸡独立的游戏,抬起一只脚来,还得挓挲开胳膊,这是七岁以下的小孩的动作,他十七了还做。老师大概觉得孙超也与众不同,会让孙超起来唱支歌,孙超就唱《精忠报国》,全班都笑爆了,他们喜欢拿孙超开心。男主角之所以认识孙超也是觉得他怪,男主角喜欢和比较有个性的人交朋友,他们能玩到一起去。   马斌咬了一口面,咀嚼着,咽下去后用舌头舔了舔门牙。男主角看在眼里,他门牙上没搁着菜叶啊,舔它干嘛?马斌知道男主角在取笑他,说:“你看你那熊样,你的样儿就好了?”男主角忙说:“没有没有。”男主角无意识的做了一个马斌舔门牙的动作。马斌无奈的低了一下头,抬起脸来笑着说:“你笑话我,我服你了。”   马斌又吃了一口面,又用舌尖添了一下门牙,男主角才明白,原来这是马斌的习惯。马斌说:“孙超出事儿了你知道吗?”   男主角不以为然,说:“别再败坏人家名声了,他不是回家了,能出什么事儿?”   马斌严肃起来,样子太像兵马俑,他说:“孙超好像死了。”   男主角吞下去的那口面差点噎住,忙喝了一口水。   “死了?”   “好像是死了。”   孙超半个月前回的家,他去找班主任,说他压力大,在学校里呆不下去。班主任不拿孙超当回事儿,说:“你愿意走就走,高考前一天来学校,第二天考试就行。”孙超的姐姐知道孙超想回家,和他姐夫来过一次,给他带来衣服,换下他那身一直穿的初中校服,可是孙超没过几天还是回家了。孙超太老实,连他的同桌女生都欺负他,孙超不会对女生示弱,两个人在自习上互吐唾沫,孙超还用了拳头,打在女生脸上。可能这个坏名声是孙超感到压抑的导火索,孙超比以前看起来更不正常了。 共 81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