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渐渐伤痕累累趋于平静身体愈发却是内心心性坚韧故事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评论

第1章 少年怒

“冷哥,他就是叶云,那个在咱们村白吃白喝的废物!”

马家堡外一旁的树林中,传出一道有些尖锐的冷笑声,言语中的冷嘲热讽异常明显。视线拉近,说话之人身形矮小,面容尖酸刻薄。

而此刻,他的脚下,正有一道衣衫破旧的狼狈身影在不断抽搐,狼狈身影面孔稚嫩,显然年岁不大,此人正是叶云。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叶云面无表情,低垂着头,不发一言,只有时而不时抽搐的嘴角表了他此刻承受着极大的痛楚。

受如此大的凌辱,叶云眼神深处有着一抹冷光隐晦的闪现,但是他却并没有选择抵抗,因为他知道,身前的这道矮小身影乃是马家堡护卫队队员马森之子:马天,一个他现在还惹不起的人物。

马家堡护卫队,成员过百,是整个马家堡的防卫力量,地位很高,大凡进入护卫队的成员,实力最差的队员修为都是在五级劫兵层次,马森更是劫兵五级巅峰的存在。

对于叶云这样的一个外来人来说,马森无疑是庞然大物的存在。

为了生存,他必须忍,今日也是!

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热血少年。

自从一个月前他莫名的来到这里,脑海一阵疼痛,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叶云,随后便是被马家堡的一位独自一人生活的老奶奶收养,基本上每日都要受这些马家堡的权势子弟欺负,同为半大孩子,他也有着一腔热血,谁也不惧,屡次奋起反抗。

可惜,迎来的不过是一顿又一顿的毒打,留下满身伤痕。

还好,他的身体虽然伤痕累累,但是内心却是渐渐趋于平静,心性愈发坚韧。

与其无脑硬抗,不如暗自忍耐,寻求一击必杀之机,这是叶云的想法,当然,他也是如此做的。

此刻,面朝地面,叶云脸上闪过一丝狠厉,旋即消逝不见,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机,马天如今的实力可是劫兵三级,远不是自己这个连一级劫兵都未达到的人可比,反抗不过是逞一时之勇,自取其辱罢了。

“你就是叶云?”

见叶云不发一言,马天身旁的另一位魁梧的少年,背负双手,缓步上前,冷眼望着叶云,嘴角掀起的弧度充满了戏虐。

而马天见状,脸上赶忙换上一副谄媚之色,腰杆一弯,瞬间没了方才嚣张气势,一副小人模样,同时脚步一错,微微侧身,为这位少年让出了一条路。

闻言,叶云眼神微闪,头颅垂得更低,此人是马家村护卫队队长之子:马冷,修为达到了劫兵四级,无论势力还是实力比之马天都是更为恐怖难惹,更是叶云这样的角色不能招惹的人物。

其父马阴,马家堡护卫队小队长,为人阴狠手辣,极为护短,威望颇高,一身修为更是达到了劫将层次,战力极为强横,是马家堡真正的高层战力。

劫将,这二字所代表的意义极其重要。

整个马家堡,即便是修为最为强悍的马村长,修为也不过劫将阶。

大凡修为达到劫将期的武者,身体都将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达到真正的洗经伐脉,实力暴增数倍,远非劫兵阶武者能比。

由此可见,马阴的实力极为恐怖!

有着如此强悍的老爹,马冷平日里行事肆无忌惮,是整个马家堡有名的混混头,无人敢招惹,像叶云这西宁儿童医院的癫痫科种无权无势之人更是其经常欺负的对象。

“嘭!”

马天见叶云不回答马冷的话,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当即面色一怒,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不由分辩,右脚猛然踏出,狠狠地踹在叶云身上。

“嗡!”

强烈的冲击瞬间传至叶云颅腔之内,旋即一道嗡鸣声陡然在叶云脑海中炸响,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在其脑海中肆虐开来,如同水中涟漪一般,眨眼间传至脑海边缘,而叶云的意识也是在此刻彻底陷入衰弱状态。

牙关紧咬,叶云双目充血,屈辱感瞬间弥漫全身,狂躁的战意在胸膛翻滚,双拳紧紧握起,指甲深陷掌心,血液汩汩而出,但是……他却仍未暴起出手。

即便是仅有一丝清明,叶云也竭力不让自己失去意识,不让自己失去理智。

“冷哥给你说话呢,你他妈耳聋?”

马天丝毫没有注意到,叶云此刻处于随时都有暴走可能的状态。事实上,他也不屑于在意,在他眼中,叶云只不过是一个任其欺凌的废物罢了。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彻底勾起了隐藏在成年人癫痫应该要注意什么叶云深处的暴戾。叶云那仅有的一丝清明,也是在此刻彻底崩溃。

每个人都有逆鳞,叶云的母亲便是他的逆鳞,他不允许任何人任何时候侮辱自己的母亲!

谁都不能!

猛然抬起头,叶云此刻完全失去了理智,双目血红,原本俊逸的面孔也是在此刻变得狰狞可怕。

踏!

陡然被一股森寒的杀意锁定,马天心中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叶云那如同野兽般的双目,那种凌厉的气势,竟是让他不敢与之对抗。

叶云虽说修为低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战斗意识不好,仿佛天生就是打架的命,反应力更是远超常人,此刻马天流露出的霎那破绽,他岂会放过!

如同猎豹般,叶云猛然自地上蹿起,径直扑向马天,眨眼间便是出现其眼前,旋即右拳猛然递出,狠狠砸向其丹田之处。

既然出手,定要一击毙命!

此刻的叶云,已然顾不得其他,暴怒彻底侵蚀了他的理智,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即便是死,他也要换马天一条命!

瞳孔骤然放大,望着近在咫尺大的拳头,马天满脸骇然。

如果丹田被毁,即便他侥幸不死,他这一生也是彻底完了,完全沦为废人。在这个武力为尊的世界里,一个废人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这种无形的恐惧瞬间弥漫全身,一时间竟是让他不知所措,全身僵硬不动。

事实上,不仅是马天,在场的所有人赌斗未曾料到一向懦弱的叶云竟然敢暴起反抗,一时间都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嗖!”

就在叶云即将击中马天之际,耳边突然响起急促的破风声。

“嘭!”

叶云眉头一挑,意识到左侧袭来之人正是马冷,但是他的速度太湖北癫痫专治军海劯攻勊快,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一拳击中,身体如同离线的风筝般飞起。

就在马冷击中叶云的刹那,强烈的疼痛感瞬时袭遍全身,不过,此刻的他,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狠戾来,并没有再像以往那般选择退让,反而更为疯狂起来,递出的右拳猛然加速。

“嘭!”

又一道撞击声紧随响起。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陡然响彻这片天地,其中的凄厉让人闻之胆寒,一股莫名的惧意无端自心底涌起。

其他人的脸色都是刷地一下变白,齐齐后退一步,望向叶云的眼神深处有着浓浓的恐惧之色涌动。

与马天不同,叶云承受着更大的痛楚却是未曾喊叫一声,重重的砸在地上却又试图顽强地站起。

“嘭!”

刚刚站起,叶云又是双腿一软,双膝重重地砸在地上。

大口喘着粗气,额头有着豆大的汗珠溢出,死死地盯着负手而立的马冷,叶云牙关紧咬,再次右手撑地,左手支着左腿,癫痫所带来的后遗症有哪些呢缓缓站起。

整整一分钟!

叶云用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终于强自站起。

马冷双目透着寒光,心中却是微微一凛,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方才的一击,即便是马天,也要身受重伤。而眼前这个连一级劫兵都达不到的少年,竟然能够再次站在自己面前,而且毫无畏惧!

这还是方才那个懦弱畏惧的叶云?

当看到叶云那种可怕的眼神时,马冷身体一震,心中更是有些不可思议,甚至在那一瞬他产生了一丝畏惧。

不过,当身后再次传来马天那凄厉的惨叫声时,他终是缓过神来,双眼突地一眯,双拳紧握,体内的元力猛然加速。

“哼!”

马冷怒哼一声,旋即双目陡然一厉,面露狠色,凭借他的权力,虽然不敢在马家村公然杀人,但是他决不允许对方侵犯他的威严。

“装腔作势!”

低喝一声,马冷不再迟疑,身形再次一闪,一个箭步径直攻向叶云。

他深知叶云底细,知道他战力不值一提,短暂愣神过后,便是果断出手,他要给予叶云一个教训。

今日,马天竟然在自己面前被叶云这个毫无修为的人击成重伤,自己颜面何存?

以后谁还敢继续跟他!

所以,他必须让叶云付出代价,一个一辈子都会记住的代价!

就在马冷的身形消失的霎那,叶云的瞳孔骤然一缩,四级劫兵果然恐怖,速度快若鬼魅,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更何况已然力竭的叶云,他甚至来不及反应,漆黑的眼眸中,一个硕大的拳头急速放大。

而此刻,本该充满惧意的叶云却是突然心中一松,面露释然,脑海中猛然有着一道精光闪现,迅速浮现一连串的画面来,一些隐藏在深处的记忆似乎被挖掘了出来……

画面流动的太快,快到叶云根本看不清任何一位人物的脸。

突然,某一刻,一副画面突然顿了一下,即便如此,叶云仍是只来得及看清里面出现的血腥场面和几道模糊的身影,而在画面的最后,又是出现一道紫衣女子。

“她是谁?我脑海中的血腥场面又是怎么回事?”

叶云猛然晃了晃头,脑海中仍是恢复原来的混沌状态,丝毫想不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想不通就不想,何况现在他想通了又能如何?此刻,叶云的嘴角微微挑起一抹弧度,笑意随之而起,不过,其中却是满含苦涩,还有一丝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沧桑。

面临着马冷的凌厉一击,叶云的淡定让在场的所有人眉头一挑,目光中都是透着讶异,即便是此刻出手的马冷。

也是在此刻,跟随而来的数位马家堡子弟心中凛然,他们平日里欺凌叶云惯了,此刻叶云给他们的感觉却是截然相反,一股惧意自心底油然而生。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这些小弟目光的变化,马冷目光一厉,眼中竟是生出杀意来,体内的元力再次涌向右拳之上,攻势暴增!

“死!”

充斥着凌然杀意的低喝声自马冷心中响起。

本文来自小说《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