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文字】老屋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评论
无破坏:无 阅读:1915发表时间:2015-11-07 10:45:22 离开家乡久了,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怀旧的心理也越来越重,那些在记忆中难以忘记的事物,总是会浮现在眼前,有时也会出现在梦中,出现在那往事再现的瞬间。我家的老屋,在我的记忆里占的还是比较重的,因为它见证了我儿时那苦涩的时光,也见证着家境逐步兴盛的历史变迁,老屋它那历经风雨沧桑的面容,早已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说起我家的老屋那是六十年代,祖辈们在生活最为困难的时侯,爷爷和父亲用了几年时间,一点一点共同建造起来的。那时候村子里基本上没有几栋像样的砖房(基本都是土坯房),只有富户(地主)家才是青砖青瓦的房子。据父亲回忆说,当时为了能建一座像样点的房子,他和爷爷从脱土坯到建房所用的木料,做了三、四年的准备工作,付出了将近一年的努力劳作,才最终得以建成。但建成的也只是四周框架和房檐用的是青砖,中间承重墙体仍是用土坯的那种,相比完全靠土坯建起的房子,还算结实美观的多了。老屋虽然只有四间,依旧是低矮阴暗的平顶房,但总算是是有砖的房子了,在当时家境异常贫寒,物资匮乏的年代,也是值得荣耀的事情了,因为它包含着父辈们,很多说不出的辛酸和汗水,也是父辈人向往美好生活努力奋斗的结果。   七十年代初,老屋成为了父亲的婚房,它又担负起为我们一家人遮风挡雨的重任,也承载着我们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后来我兄弟三个相继在老屋里出生并慢慢成长。在那个已是满目沧桑的老屋里,留下了我童年里,许多难以忘记的苦涩和快乐时光。我依稀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家五口,挤在屋内仅有的土炕上,每到夜里那温暖的土炕,成了我和兄弟们嬉戏的乐园,闹够玩累了,静下来后,我们总是缠着母亲,给讲鸡鸭猫狗的神话故事,那幼小的心灵被那些神话故事,带入了好奇的童话里。还曾记得,在寒冷的冬季里,屋外那像鬼哭一样的寒风,吹的纸糊的窗棂吱吱作响,而母亲在昏暗的油灯下,为我们能在过年的时候,添一件新衣裳,纺线、织布常常到深夜,第二天早上总能看见母亲带着红肿的眼睛,又开始新一天的劳作。那时候生活条件虽然非常艰辛,但一家人在老屋温暖庇护下,也留下了很多诉不尽的快乐。   漫长的冬季过后,春天对那时的孩子来说,是最快乐幸福的。春姑娘将大地吹醒,屋外的杨柳吐出嫩芽,在屋里闷了很久的孩子们,可以脱下厚厚的冬装,爬到屋外不远处的柳树上,折一段柳枝抽出里面的枝干,吹出悦耳的声响。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老屋后面的老榆树上,吐出了一串串嫩绿的榆钱,我和弟弟们趁大人不在的时候,偷偷的爬上土墙头,登上屋顶,去捋采屋后老榆树上的榆钱吃,吃够了就在老屋的屋顶上,尽情的嬉闹玩耍,留下那一串串无忧无虑的欢笑声。   再后来,随着老屋年轮的衰老,也是经历了多年的风雨冲刷,屋顶和墙壁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裂缝。尽管每年的春天父亲都会精心整修一下,但在细雨绵绵的雨季里,还是会有漏雨的情况发生。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的情况是最烦人的,每次出现那种情况,屋里摆满了用来接雨水的脸盆和容器。记得有很多次,夜里突降大雨,我们在睡梦中常常被雨水滴醒,一家人只能都起来找脸盆接雨水,折腾到大半夜被褥也被雨水打湿潮乎乎的,很难入睡。这时候父亲也意识到,老屋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地步了,必须努力再建一栋新房搬出老屋。   八十年代末,父亲决定在老屋的前面建一栋新房,那时国家政策正全面改革开放,早已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农民的经济收入也有了明显的增长和改善,但建新房需要的钱和材料还是略显不足白天出现四肢强直还尖叫是癫痫吗。父亲为了能建一座结实漂亮的红砖瓦房,决定自己动手烧制建房用的红砖,那时我在读中学,见证了父亲为了改善住房条件,老年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付出了异常的艰辛劳动。父亲每天一有空闲,就赶着毛驴车,从村外的地下翻挖出粘土,一车一车地拉到村边的空地上,为脱砖坯做准备。他从酷热的夏天,历经秋天和寒冷的冬季,像愚公移山那样,硬是将红土变成了建房用的红砖,完成了他一生中最值得炫耀的壮举。   第二年一开春,我家的第二代新房动工了,经过半年的多的努力,一栋全新的红砖瓦房建成了。在搬进新房的那一天,好多亲戚邻居前来道贺,祝贺我们一家改善了住房条件,搬进了崭新的砖瓦房,结束了在老屋里阴暗潮湿的历史。但老屋父亲仍然舍不得拆除,因为老屋有着它多年的风雨历程和我们一家人隐隐的酸楚。此后老屋也就成了存放杂物的小仓库。   到了九十年代,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农业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农民渐渐地富裕了起来,我们村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村里建设新农村的规划,将老房子老街道进行了拆除扩建,我家的老屋将要被拆除了。拆老屋那天,父亲站在屋外默默地对着老屋注视了很久,因为老屋它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也见证了我们家两代人艰辛发展的历程,父亲仍有点舍不得,但最终老屋武汉中际癫痫医院评价还是结束了它的使命,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尽管我家的老屋已经消失了多年,但每次回到老家,站到老屋的原址上,当年我们一家人在老屋里生活的场景,总会浮现在眼前,因为老屋有着祖辈们艰苦的印痕,也有着我难以忘记的快乐童年。 共 19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