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红姐的希望_1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一   红姐生肖属马,而今已是知天命的年纪,她说自己这匹老马终于“识途”了!   许多年来,一直觉得红姐是个安静本份的人,从来都是讷言少语的。不想,最近跟着儿子学会了玩微信,还加入到了家族的大微信群里,这下她好像找到了组织,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倾吐和宣泄的对象,便日日在群里谈天说地。而说着说着,就总会迸出些奇怪的词句,还不断地用语音大声喊着叫着,讲起许多久远的恩怨,关于她的父母家人,关于丈夫家的琐碎点滴。听得我们也是纷纷咋舌不已,都感慨着从来没见过红姐如此激情澎湃,热情洋溢过。   红姐的丈夫便向大家解释,红姐病了,据说是遗传了她母亲的癫痫,却比母亲的病症来得更凶更急一些,这几年都在不断地治疗之中。奈何病况总是反复,发病时情绪便会激动起来,便会不知所云,但求亲人们能够多多宽容和理解。   听了这些,不禁唏嘘,除了宽容,还能怎样呢?      二   这世间总有一些人的存在,轻轻袅袅间,如同羽毛;低低微微间,如同尘埃。红姐便是这样的一个人。而不同的是,红姐总是喜欢诉说着自己的许多希望。于是,她的轻袅低微间,仿佛总有阳光的滤金,几许温暖,几份感动。   红姐出生于城市的一个四合院中。大院里混住着同宗同族的几户人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大杂院长大的孩子们,自由无羁,却也渴望得到更多的关爱和呵护。红姐就有这样的渴望。她说自己在家排行老三,上有姐姐和哥哥,下有一个小弟。人们都说老三总是最不受父母待见的,红姐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从小,父母都没正眼看过她,总是使唤着她做这做那,忙得脚不落地,还总被嫌弃做得不好。于是,红姐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像姐姐那样,有知识有文化,长辈们喜欢,信任,同辈们尊敬,依赖;红姐也希望自己能够像哥哥那样,帅气潇洒,仗义威风,总被一群小弟跟前跟后,“大哥、大哥”地叫着,恨不能鞍前马后,肝脑涂地。   当然,红姐更羡慕父母捧着护着的小弟,那可真是家里的宝啊,就差被父母宠到天上去了。   只可惜,红姐还是红姐,红姐只能是红姐,那些变成别人的希望,注定是虚无的。      三   红姐说,她曾经也是个优秀的学生,考中学时,是在一千多人里,以第二十七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市里的重点中学呢。学校毕业后,充满了青春热情的红姐即将踏上工作岗位。她说她就希望能分配到一份稳定又简单的工作,就非常知足了。谁知道,一走出家门,就被安排到了大山脚下的一家军转民的皮革厂。红姐的心便如同那青山般冷峻起来。从笨拙地手工学起做起,红姐忍受了多少白眼和不屑,终于能够自己缝制了。于是,每每在缝纫机前飞针走线,红姐便格外希望自己能像姐姐那样,在企业做会计,又体面,又踏实;红姐便也希望自己能像哥哥一样,做下海经商的弄潮儿,去广州批发一整编织袋磁带回来,再自己开个音响铺子,把五分钱一盘的磁带,卖他个五元十元的,然后被大家称为“暴发户”,在巷子里风光得不得了。   只可惜,红姐还是红姐,红姐只能是红姐,那些变成别人的希望,注定是虚无的。      四   红姐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家人也安排了许多次的相亲,却不知为何,总是无果而终。弟弟咬着红姐的耳朵说,那些男人是觉得红姐太丑了。   红姐心里很不舒服,于是她对着镜子仔细研究着自己。她多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像姐姐那样明亮亮,扑闪闪的,人们见了都说姐姐的眼睛会说话呢;她又希望自己能像哥哥那样有张俊朗的面孔,一袭西装,再跨上一个轰隆作响的大摩托,那才真是拉风呢。   只可惜,红姐还是红姐,红姐只能是红姐,那些变成别人的希望,注定是虚无的。   不过,这一次红姐却不甘于命运的安排了。她觉得这是一种作弄。她也想要改变自己,为自己争取一份幸福。   于是,红姐听了邻居兰子的建议,鼓动着父母,把自己的名字改了,把“红”改成了“虹”。   因为兰子说,“红”太有时代色彩了,讲究“一颗红心”,而女孩子的名字应该美好一些,比如像彩虹那样绚丽明艳。从“红姐”变成了“虹姐”,她自己的心里仿佛也一下亮堂起来,明丽起来。   心亮了,世界也亮了。虹姐还真得就找到了可心的男人。没有过多的思虑,甚至没有顾及男人是离了婚再来找的,也没有顾及男人家只有山根下两间简陋的小平房,还要父母姊妹一起合住。总之,虹姐就是毫无顾虑地,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嫁了!   她多希望命运可以就这样改变,希望从此自己可以拥有简单的幸福,即便卑微,即便平凡。      五   虹姐说算命先生曾经说过,她有旺夫相,谁若娶她为妻,就是那个男人的福气。记得当时虹姐的母亲还翻着白眼抱怨算命先生是胡诌,说就虹姐这样的,还能旺夫?不克夫就不错了。然而,虹姐坚信算命先生是拥有知天晓地的能力,他的预言一定会灵验的。   当虹姐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当虹姐丈夫家的老屋被列入拆迁规划,开始商谈拆迁补偿时,虹姐一遍遍地跑回娘家,向所有人大声证明,证明算命先生说得没错!   虹姐说,自己这就转运了!真的转运了!   虹姐希望自己未来可以拥有一套属于他们夫妻和孩子的房子;房子最好可以像尕爹丈母娘家的那种,在高高的楼里,有着向南的窗户,房间里敞亮亮,暖融融的。自己就可以坐在窗前晒着太阳,织着毛衣,嘴里哼唱着“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想着想着,虹姐便觉得自己的心都融化了。   然而,虹姐不曾料想,这个希望的兑现,是在遥远的十年之后了;她更不曾料想,兑现这个希望的十年之间,她和丈夫四处租房子过渡,简直可以用“流离失所”来形容;而更加悲催的是,双双下岗的夫妻俩,没有了稳定的收入,就连缴纳房租都成了棘手的问题。于是,夫妻又带着孩子开始了蹭住的日子,比如在父母家那个二十平米的小屋蹭,比如在哥嫂家蹭,比如在亲戚们等待拆迁的老屋里蹭。   这十年之间,虹姐早已习惯了怨言,麻木了冷眼,甚至越发地卑微了起来。她轻易不会和人交谈,大多一个微笑,就匆匆钻去屋角忙碌了。家人们常常能见到虹姐各种忙碌的身影,像个不知疲倦的陀螺,在旋转中,迷了眼,乱了心。   家人们也曾努力帮虹姐解决家庭的困难,比如给她的丈夫介绍了开出租的工作,比如让她去朋友的花店,餐厅,服装店打工。却奈何虹姐一样都做不好,只是默默地回到家中,继续像个陀螺一样转啊转了起来。   虹姐母亲的癫痫日益严重起来,神志混乱时,也会指着虹姐的鼻子又叫又骂,说她就知道啃爹妈的骨头。虹姐便也会怒急了地和母亲对骂起来,她说,她就希望自己的房子早点造好,她早晚要回到自己的家里去!再也不想住在别人的屋檐下了!简直不像个人!      六   虹姐收房的时候,母亲已经过世两年了。虹姐便处处念着:“那个老东西太着急了,你说多活两年,不就看到我有家了吗?看,多漂亮的家,她们住过吗?哼!”念着念着,虹姐的眼泪便成串地往下掉。   虹姐说,她要把名字改回去,改成“红”。她希望以后的日子都能红红火火的。   改了名的红姐,生活好像又多了许多色彩。她迷上了炒股,每日里忙着和许多散户一起,守在证券大厅里,一边看着大屏幕上红红绿绿的闪烁,一边嗑着瓜子聊着天,还能织织毛衣拣拣菜。红姐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踏实过。而全民股市的时代,红姐也挣了一些钱。于是,红姐每天在休市后,都会跑回娘家去向老父亲炫耀,炫耀着她也是有钱人了。   红姐说,她希望自己能像哥哥一样,炒股挣回几套房子来,然后再卖了,然后再炒股,然后再买房……然后就去美国了!那唾沫飞溅,那指手画脚,老父亲便摇着头说:“这丫头,怕是跟她妈一样,要疯了!”      七   很久都没有红姐的消息了。偶尔打听,才知道她股票被套了很多,自己的钱,借来的钱,都被套了。红姐的心情很不好。   而红姐的丈夫说,从那时起,红姐就不太正常了。初时,没有加入微信群,红姐就只跟他说,跟娘家的亲人们说;后来,就沉迷于微信群了。说的话题也总是奇奇怪怪,神神叨叨的,听得人们后背发凉。甚至被街坊疑心在练法轮功,还跑去派出所报警了呢。   红姐一直在坚持治疗,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治好这讨厌的癫痫,也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地活下去。于是,红姐发病时,就在群里说来说去,嬉笑怒骂,还说自己菩萨附体,能够预见股市的走向;而病况稳定后,又忙不迭地在群里道歉不已,请大家包容谅解自己近乎骚扰的言论,包容一个病人的无奈。   红姐说,她已是知天命的年纪了。或许天命注定,这一生就是要卑微到尘埃里,就是要风雨坎坷地体味领悟,她都认命了。她只希望后半生能够做一个健康的人,希望看到两个儿子成家立业,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尊严和幸福。      八   丙申猴年的腊月里,红姐的病况越发严重。   而她在微信群里说的最多的几句话便是:   “我希望能治好我的病!”   “我希望我儿子以后能做于成龙那样的清官!”   “我希望儿子给我买一个中国结,挂在床头上,代表着红红火火的好日子!”   于是,泪光依稀中,为红姐的希望而希望着,希望红姐真地能够拥有所有的希望! 癫痫疾病是不是会影响寿命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好哈尔滨癫痫病能治好吗荆门哪个羊羔疯医院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