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三八随想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随笔散文
摘要:三八妇女节,要好的几个姐妹相约ktv,共同庆祝属于自己的节日,唱呀跳呀,乐不可言,我想起了妈妈,想了很多很多…… “三八节”就在眼前,要好的几个姐妹们相约,去ktv小聚。约定时间是下午三点,我想是闲散的约会,迟了也就迟了,于是溜溜达达过去,到达时正好三点半,大家都已到齐,就差我一人。看来大家都很守时,我对自己的迟到有点不好意思,好在姐妹们兴致很高,没有人问我迟到的原因。   这次相聚的姐妹中,可能要数我的年龄最小。按理说四十五岁以上的年龄,岁月应该在每个人的身上留下痕迹——要么臃肿如我,要么皱纹如我,要么心态如我。可是这几个姐妹如同人间妖魔,各个面若桃花,体态丰盈,衣着端庄,举止优雅,断然看不到岁月的车轮已经碾过半百!关键是心态,一个个笑颜如画,仿佛世间不曾有任何愁苦,她们个个都是快乐的天使!看我愣在那里想心事,她们推我,“快呀,唱什么歌?快点歌!”唱什么歌?我还真不会唱歌,我记得上师专时我最好的朋友玉芳曾给我说,你唱歌要比你哭难听多了,从此我落下了心理疾病,每次开始唱歌,总是扭扭捏捏,说自己不会唱。但是壮着胆哼上几首也就放开了,如同喝酒,刚开始说不喝,推来让去,几杯下肚,随即人也主动了,量也大了。我唱歌也是如此,一旦开了头,那就成了麦霸,一点不考虑别人的听觉,直把自己吼的口干舌燥。   姐妹们兴致很高,有两个的歌唱的很好,在我看来比专业歌手唱的还好,在享受她们天籁般的声音的同时,我们也给她们伴舞。有几个姐妹舞姿很轻盈,很专业,那旋转的妩媚,那跳动的影姿,那活泼的笑容让我又一次忘记了年龄,忘记了这是一群快奔五的女人的聚会,忘记了自己重重的心事!眼前仿佛是一群不谙世事的少女,不知世途艰险,不识人间沧桑,她们只有纯真,只有欢乐!   这几个姐妹,代表了一代女性,既能上得厅堂,也能下得厨房,在外面个个工作出色,在家里又都是理家能手。支持老公工作,教育孩子有方。她们的孩子大多数都上了重点院校,有几个上了令人羡慕的军校,还有一个姐姐的孩子军校毕业,已经工作好几年了。她们会工作,会生活,劳逸结合。努力工作,同时不忘保养自己,所以在任何时候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给人一种优雅端庄,健康自信的阳光感!   我觉得对女人来说最大的成功莫过如此,——自己在本该沧桑的岁月里依然优雅如初。爱人身体健康,对自己关心如初,孩子学业有成,健康阳光,钱不多不少,刚好够花。朋友不多不少,相约双扣刚好一桌,相约麻将恰好都在,想去走路有人作陪……   在欢乐的海洋里我的灵魂又一次出窍,看着眼前的这群“花蝴蝶”,想起了很远很远的事。突然有姐姐推我,“快,你的《一壶老酒》开始了。《一壶老酒》那是我准备唱给妈妈的歌,我接过麦克风,开始吼:“喝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啊我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天都这样过,每一年都这样过,我大步的往前走……”放下麦克风,我抓起手机,冲出包厢,给妈妈打电话。电话是爸爸接的,说他在看电视,妈妈在热炕上暖着……   想起了我的妈妈,妈妈不懂母亲节,但她知道三八节,她说三八是妇女的节日。妈妈代表了一代妇女。妈妈把钱看得很重,常常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半来用,我在想我们今天的聚会要花去好多钱,这要是被妈妈知道了,她会是怎样的心痛。   妈妈从来不知道如何放松自己,她一生都在地里劳作,太累了,她就在地头休息一下,吃点干粮,稍稍回复体力,她又开始干活。农忙时期,如果天不下雨,她就不会休息,只有天下雨,无法下地时,她才可以休息一下,也常常是伴随着一堆的针线活。我们一家六口人的鞋子,衣服全要手工制作,所幸奶奶能给妈妈帮忙,平时缝缝补补的事奶奶干的多,但鞋子全是妈妈做。至今不能忘记妈妈在煤油打下纳鞋底的景象——麻绳在妈妈的手里兹兹的响着,锥子在妈妈的头皮上轻轻的划着,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打着……总能在合适的时候穿上妈妈做的新鞋,总能在天还没冷的时候穿上妈妈做的棉衣棉裤。现在想来真是不容易,那么多的鞋子,衣物都只能是妈妈忙里偷闲的作品,从来都不算在干活里面,地里流汗的活才是活。   妈妈这一代女人,干得了外面的重活,干得了家里的细活,手能提,肩能扛,能挑粪桶,能绣荷包。她们唯独不懂得享受生活,不懂得保养自己。妈妈一辈子脸上没抹过油,更不要说化妆,岁月的印痕在妈妈的脸上很明显。妈妈的一生都是付出,“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我的孩子刚出生时,妈妈帮我带孩子,妈妈在家里,那可真是一个可靠的保姆,从带孩子到买菜,到打扫卫生,到洗锅做饭,都是妈妈一手干。有时候我建议老公洗洗碗,妈妈会说:“一个男人,怎么能洗碗呢,你看那手长嘎嘎的,抓个碗目当(可怜)的很,快算了,我两把就涮了!”妈妈总是很适时的把老公推出厨房。在妈妈的人生观里,男人要干顶天立地的大事,家务活是小事,都应该女人干。   妈妈觉得女人应该支持男人,把好吃的,好用的留给男人,把不好的留给自己,妈妈觉得女人应该看男人的脸色做事,男人不高兴的事最好不要做。妈妈代表了一代女人——地里不比男人干的少,回到家,男人喝茶睡觉,女人喂猪喂鸡喂牲口,做饭洗锅,缝新补烂,烙馍馍垫圈。   思绪飘远了,姐妹们拉着我说“快,你的《我要去西藏》。”我接过麦克风吼:“我要去西藏,我要去西藏,遥望雪域两茫茫,习惯了孤独,黑夜漫长,雪莲花盛开在我的心房……”等我唱完歌,要马上回家看望妈妈,从来没有一个时刻想如此迫切地见到她。 癫痫药物如何使用最好的山东癫痫病医院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的最好难治性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