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海】落在村庄的雨_1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书上说,人体中有百分之七十的水分,而我知道,追根溯源,这些水也曾是雨水。所以我要感恩雨水,是它给了村庄人丰盈的生命。    每一滴雨都有根,也有故乡。   太阳盛开在村庄的上空,是一朵充满诱惑的花。一小团一小团的水汽,像无数只透明的蝴蝶,展开轻柔的翅膀,纷纷挣脱大地的禁锢,袅袅地升了起来。它们有的来自于村庄南面的小河;有的来自于麦子和玉米的叶片;有的来自于路边潮湿的草地;也有的来自于屋顶的瓦片,或小巷里的石板,甚至是村庄人的一口呼吸。   水汽翩翩而舞,越过褐色的屋脊,越过朴拙的烟囱,越过村庄西头沧桑的老榆树,又越过几只燕子锋利的尖尾,和一只彩色的纸鸢。它们越飞越高,直奔蓝天。终于,它们飞不动了,纷纷合拢了翅膀,聚在一起,而且越聚越多,软软的、柔柔的,像一朵朵洁白的莲花,开在湛蓝的湖水中。   风吹来,云带着河水和土地的气息,带着对村庄的记忆御风而行。一路上,它们看到了更长更深的河流,看见了更高更大的山脉,看见了更宽更广的土地,也看到了不一样的村庄和不一样的人。最初,它们是兴奋的,自由而且大开眼界,因此都为自己的选择而高兴。但终于有一天,它们倦了,乏了,忽然想起了故乡,怀念起了村庄南面的潺潺小河、村庄周围碧绿的田野、村庄里洁净的瓦片和石板,以及村庄里朴实的人。于是,它们停住了脚步,又搭上了一阵反方向的风,回到了故乡,回到了村庄。   雨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细细的,像绣姑指间的银线;密密的,像小猫腹下的绒毛;软软的,像少女耳边的长发。一粒粒雨滴,带着游子重回母亲怀抱的喜悦,扯天盖地、纷纷扬扬地飘在空中,发出沙沙的声响。这雨声如春蚕啃食嫩绿的桑叶;似笔尖划过素白的稿纸;又像情人间的窃窃私语。   那些曾经从小河中飞走的水汽,现在又化成了雨滴,一头扎进了河里。雨落入水中,先是鼓起一个个快乐的泡泡,随后又漾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像袖珍的莲花,如婴儿的笑靥。那些曾经从田野中飞走的水汽,现在也化成了雨滴,在玉米和麦子的叶片上蹦跳了一下,又顺着青翠的叶脉滑向了叶心。一些雨滴落在了瓦片上,这里凝结着它们的记忆。它们排着队在瓦片上向下滑行,像孩子坐上了滑梯,滑到檐头,又一头栽了下去,像扯碎的珠帘,无数颗珍珠跌在小巷中的石板上,敲出悦耳的音乐。有几滴雨皱着眉头,找啊找,找不到之前的那个人,迫不得已落进了老井内,“通”的一声脆响,是对村庄人的召唤。   也有狂放不羁的雨。入夏,太阳火辣辣地烤着大地,天闷热得要命,整个村庄像被放在了蒸笼里。黄狗萎靡地蹲在地上,伸长了舌头,哈哈地喘;老榆树静默着,垂着头,半卷着叶子;男人们聚在树荫下,光着膀子,脊梁上趴着一层细密的汗珠;孩子们泡在小河里,互相打着水仗,几个钟头都不愿出来。   但这样的闷热不会持续太久。午后,西边的天空黑压压地堆起了一大块乌云,山一样,横亘南北,慢慢地向村庄这边移来。云一边走一边向下压,云底是平的,乌黑如墨,几乎压到了西山的尖顶。乌云高有几百丈,越往上颜色越淡,顶端雪白如棉,慢慢地向上翻腾着。   忽然,地面起了一股凉风,吹得老榆树浑身直抖,吹得玉米叶子齐刷刷地弯了腰。风从街道上跑过,带起一片尘灰,贴着地面,倏忽间向东跑没了影。狗收回了舌头,一溜烟地蹿进了窝。男人们身上一激灵,想起院子里还晾晒着玉米,拍拍屁股,慌忙向家跑去。在河里戏水的孩子,连滚带爬地上了岸,凉风一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们胡乱地套上衣服,就往家跑,最小的一个,衣服都没穿上,光着屁股,捧着衣服,光着脚丫跑在了最后。   云来到了村庄上空,极低,似乎站在房顶就能摸到。天越来越暗,燕子贴着地皮飞,麻雀躲进了窝里不敢露头,人觉得憋闷,喘不匀气,似乎有一块巨石压在了胸口。静,一根针掉地都能听到。   一道闪电在头上亮起来,像一把利剑斩在乌黑的顽石上,发出一声巨响,震得人耳膜生疼,震得玻璃嗡嗡直颤。雷声刚过,几滴豆大的雨点紧接着就砸了下来,砸在地上,窜起一小股尘烟;砸在草叶上,草叶马上驯服地弯下了腰;砸在石板路上,雨点迅速扩大,洇出鸡蛋大的水痕。这几滴雨点只是打头的先锋,十几秒后,雨铺天盖地地泼了下来,一阵阵巨响,像几十万匹疯狂的战马从天际奔腾而来,地面上腾起了一片水雾,看不清任何东西。街道上眨眼间就积了一汪水,水面上跳跃着白亮亮的水花,鼓着无数个泡泡。   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像受到惊扰的银蛇在草丛中疾行,又像父亲赶车时猛地甩出的鞭影。雷声响个不停,近处的雷只有一声,犹如在耳边炸响的巨大爆竹。远处的雷响成一串,声音由小到大,滚滚而来,像马车轱辘滚过空旷的街道。   我喜欢落在家乡的雨,它滋润了庄稼,给村庄带来了丰收和希望。我有时就想,也许村庄也是一株庄稼,它扎根于大地,受到雨水的滋润,也在慢慢地成长,并且愈来愈繁茂,愈来愈成熟。   书上说,人体中有百分之七十的水分,而我知道,追根溯源,这些水也曾是雨水。所以我要感恩雨水,是它给了村庄人丰盈的生命。      癫痫病用托吡酯治疗行吗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里好武汉哪家医院对癫痫有好处武汉癫痫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