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如云在火洲扬帆外一首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散文诗
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幻觉我的
   一双脚伸向天空时,河流垂在那里
   而我的这双脚继续干燃着。天空
   散发着黑色月亮的糊味
   村庄的羽翼,所有的草木都已龟缩
   到墓穴里,剩下一点迷离奇谲的光
   不停地滴着太阳的沸液而引起的火灾
  
   干涸的眼泪从沙漠的朽骨擦出火焰
   我们无奈地看着从渴望中的青苗
   嫩嫩的老去。这里有潮涌
   那只是炽热的马群铁蹄踏出的荒芜
   这里有小舟,只是在通红的时间里
   漩涡湍急的微弱喘息。这里也有森林
   是太阳正午栽种的白骨。这里也有鸟
   是从地狱里飞出鬼魂
  
   我们只能从渴望地笑容里,想象
   我们茂盛的森林
   我们的毅力已是从月亮到黑夜
   千百次地折回。我们只能在血液中
   扬起我们的帆。烧吧!凡正血液早已
   煮沸宜昌癫痫病哪家最权威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两只脚早已是熔炼了多年的红色
   已有足够的耐力在火的意念里狂奔
  
   脚印烧焦了已挂起多年。我们就这样航行着
   火红的波涛 ,有时候划过黑夜
   将它们压缩成 ,一叠干硬的奶酪
  
   让海燃烧吧!我们只管做我们的法开封哪里癫痫治的好
   哈尔滨有哪个好医院来治疗癫痫呢 让所有的瞬间烫熟我们的寂寞
   我们从干净的词语里,挑选硬朗透明的
   石头,做一付耐火的骨骼
  
   ◎雨
  
   这条河原本是鸟声的发源地
   有许许多多的翅膀击水
   时光是蓝色的雨意
  
   由于没有人对时间进行翻新
   就像黄昏一样旧旧地沉下去
  
   可是这鸟声曾经蓝过的天空
   却一直还揣在怀中
   时常还可以听到
   森林拍打曲子时摆动的身姿
  
   多年了,你我都独自站在月光的枝头
   从没有向黎明的大海企求
   于是,雨水总沿着岁月的屋后
   泛滥成另一片的荒芜
  
   河岸已经虚弱成一个荒唐的季节
   你我的往事是曾经磨亮的一轮圆月
   能否让雨水穿过回忆的时光
   缝补以前的茂盛
  
上一篇:人生的标点
下一篇:墨派邻家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