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夜半凭栏,等到花儿都谢了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外国文学

  “我从来都只在乎灯光下我受了多少伤,可我却一直都没看到,在我身后的灯光没有照到的地方,有多少等待我的幸福。”——题记

  南方的春天,带着一路花开,芬芳而来,却又还夹着几分湿冷。

  今夜除夕,家家户户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喜庆的光晕氲氤着团圆而快乐的气息。

  今夜的我,本该和所有人一样陪在家人身边,享受幸福的温暖,却因为工作与距离,未能如愿。

  今夜,走在冷风中,路灯下的午夜,风吹落最后难舍的繁华,留下几声叹息。

  时光来复去,万户帘中烛光通明,若隐若现着白天的忧愁,人们悉数不清的心事,密密麻麻早已滞留在了嘴边,却不知从何说起。

  天空忽然阴沉下来,一场春雨,一场邂逅悄无声息湿透了道路,又轻易朦胧了你眼前的情绪,这都是因为想念。

  年轻时,我们习惯了独来独往,一个人过也觉得够精彩,孤独与寂寞早已经平常。

  又一年,寸金岁月随水东逝。我们穿了新衣,丢了旧帽,点了鞭炮,燃烧了过去

  我们也渐渐老去,日积月累爱越深越沉,等不到的人就更加想爱,也许能令我们终生一直回味,就只剩下世界的善良,还有我的牵挂。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当初我们以为只要自己不一样,就会吸引到全世界的目光。后来我们满世界寻找,寻找的却是和自己一样的那个人。我们一路行,负了一身伤,仍逆风而上,只是希望人走茶凉的时候还被人记得,偶尔被你想起。

  山水一重重,往事一幕幕,情蜿蜒而上。没有开败的花儿永远谈不上凋零,没有老去的人儿永远来不及后悔,没有开始的爱情也永远谈不上结束;但总有人,为爱掉眼泪,为爱痴狂,因为爱,是岁月最好的候补情人,是人一生最好的归宿。

  “我们辩识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我们的一生,都有一些说不出的秘密,挽不回的遗憾,触不到的梦想,忘不了的爱。在这世上珍贵的东西总是罕有,所以这世上只有一个你。虽然我很羡慕你,但我还是选择做我自己。

  当我们惊觉岁月蹉跎,故事有开始,就会有结束;而我们只是普通人,生老病死,不过是寻常,就算拥有再高明的医术,也难妙手回春,就像一个人如果决定离开,你再费心挽回,也还是回天乏力。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谁的幸福,是非你不可。

  人到了某个年纪,就会在意起感情的事。感情世界如生活一样总是两难,抓的越紧,失去的越多,但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随遇而安。天会老,地会荒,人亦会老,没有人能一直荣获岁月的盛宠。就像你来不及参与他的过去,也许你就会错过他的将来,因为岁月就是那么坏心眼,喜欢随意调配你的人生。

  人,在某个时刻,总是要醒来的,面对自己。有时候,我们发现自己一夜之间长大了,却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迷茫的不知所措,心痛的什么都忘记了,糊涂的什么都失去了。所以,该懂得珍惜的珍贵,别期盼着未来你还可以弥补曾经的亏欠。

  花红柳绿的春,你喜了新厌了旧,而我将自己种进花盆,假装自己是一朵花,盛开在你的阳台,微笑在你的每一个清晨。夕颜残照的秋,你厌了新念起旧,而我将自己写进诗里,假装自己是一行字,响起在你的耳畔,哭泣在你的每一个夜晚。

  春去秋来,已是轻车熟路,而我却不知自己反复做了那么多的假设,只是为了捍卫心里的那一场梦。春来了,花开了,花又落;燕归来,燕又去;而我依旧不改初心,驻立在江南的桥头,不舍昼夜,不眠不休,忘记了苦累,忘记了折磨,是为了等一个人,还是等一个故事。

  几个月,南方的春天,又伴着一路花落,消瘦而去。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随,多少痴儿女,白了少年头,为等一个人,等一份爱,夜半凭栏,等到花儿都谢了。

  梧桐月/文

银川癫病专科医院中卫中宁县癫痫的医院哪家陕西羊角风哪家医院最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