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牛说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外国文学
牛说
  
   一日上街,遇一劳模,形枯目呆,大异。
   问:何如此?曰:下岗矣!
  
   曾经驮起过这块土地
   耕耘不为荣誉
   稻穗归你们所有
   把稻草留下给我
  
   制度贯穿着鼻子
   肩上留下耙犁的烙痕
   绳子固定了方向
   背后仍然晃动着鞭影
  
   银河泻下的影子铺进牛棚
   回忆在反刍中咀嚼着沉思
   或许那是蚊蝇哼出的一段歌舞
   再不然是牛屎上长出的些许蘑菇
  
   生命附着于价值而存在
   而价值
   你不妨尝尝牛肉粉丝
   或者穿上新鞋试试
  
  
  
   一种心情
  
   忧愁打碎了
   桌上的酒瓶
   清澈透明的液体点燃
   怅惘的四十
  
   兜里的香烟被烦闷
   掏出嗜好
   思维随着氤氲
   填满旮旯
 郑州怎样治疗羊癫疯  划出吊兰纤弱的触角
  
   老屋沧桑如旧
  
   把额上的皱纹贴在墙上吧
   让我的髭须和我的心情
   相映成趣
  
   这样的年龄和这样的老屋
   搁置了
   太多的杂物
   弃之牵挂
   留下磕绊
  
   这般年龄的爱情
   一如老屋
   即使粉刷装修后
   仍需经常整理打扫
  
  
   走过冬天
  
   每日用相同时间量相同的路
   表情麻木的行人匆匆忙忙
  
   卷起寒流。车子已过身旁
   精疲力竭地去追赶他们的
   背影吗?驻足回头。后面
   徒步的人,追赶着我
  
   我从哪儿来?要到何处去?
   大路朝天,无尽延伸
   在周而复始的奔跑中
   或左,或右,你永远无法逃避
   命运的安排就如这条路
   我向东而别人正在往西
  
   只有树是静止的,也只能是树
   在这需要温暖的季节里脱下
   虚伪的浓装。显露骨骸,展示意志
  
   或许树也有暇想。沐过春风,淋过夏雨
   即使在秋的落叶中,感慨仍然延续
  
   冬的早晨,我为春而奔忙
   在永无止境的循环中
   是冰?是雪?是失去思想的手指
   或是无法控制的清水鼻涕
   打一个喷嚏,或多穿一件毛衣
   其实冬天也就很容易过去
  
  
  
   转变
  
   季节
   在蝉与蟋蟀的接力中
   轮回着色彩
  
   光膀子的人又一次
   适应文明
   在小巷深处打上领结
  
   而蝴蝶
   忍受着季风
  河南看癫痫最好医院? 隐藏身体的曲线
  
   叶子铺满乡村
   沙沙作响
   青蛙
   嘎然止声开始
   沉思
  
  
   秋,母亲
  
   母亲把秋天抹在脸上
   她对我说:
   用雪花膏包裹的春天显得太嫩
   母亲把岁月种进田里
   她对我说:
   用霜打过的身体才觉稳重
   母亲把汗水埋在土里
   她对我说:
   用金子铺成的秋天才显丰厚
  
   母亲把日子挂满了唠叨
   即使在中秋月圆之夜喜悦填满了厨房
   也是那样喋喋不休
   她对我说:
   月圆之后又要开始月缺
   下一次的中秋要等一年以后
  
  
   今晚,与月亮有关
西安哪里治羊癫疯好  
   悬在城市楼顶的月亮
   拉开了云的窗帘
   在星星的鼓动下随着秋风
   洒落一黄冈癫痫病大发作地碎银
   在城市的街上
  
   穿梭于
   花裙衣聚集的街道
   法国梧桐抬起了头
   把广告置于掌心
   月饼铺天盖地
  
   城市的街道不断延长
   就像他乡游子的乡音越来越飘渺
   城市的高楼不断垫高
   就像他乡游子的空间越来越狭小
  
   走在异乡
   月亮是故乡情人的眼睛
   跨过小桥漫过溪旁
   用红豆谱一曲哀怨的酒
   在桂子的缤纷中
   搓成红线
   结在长笛上托起乡愁
   洒遍金黄
  
   我驻足于小巷
   人流相对较少的地方
   踩着千年不解的情缘
   就像踏在诗人苍白的鬓上
  
   这一弯浅浅的月亮
   这一弯
   诞生无数诗人和诗歌的月亮
   我测量出
   你和我的距离
   相当于
   我和诗人的距离
   那么长
  
  
   一年又一年的阴晴圆缺
   一次又一次的哀怨凄凉
   月光在今晚转身
   或坐下吃月饼或把我一起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