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走苍沟_1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化资讯
无破坏:无 阅读:1120发表时间:2018-03-21 10:14:52    在我的想象中,苍沟,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遍的甘肃省华亭县马峡镇的一个自然村而已,所以没有在意它的存在,更没有闲情逸致去挖掘它的价值。可是,自从读了华亭几位文友的文章,慢慢地改变了看法,对“苍沟”这个地方开始向往,接着就在一个周末,随几位文友走了一趟苍沟。这是我第一次以摄影爱好者的身份走进了苍沟。   因头天刚落了雪,空气中有几丝寒意。夏日的天空是湛蓝无比,一行纯本土作家们要走进苍沟采风。透过飞速的车窗外,群山起伏连绵,林涛阵阵传来,鸟语花香,我的情致上来了。在欢快的笑声中,我们过刘店之后车朝路边90°右拐,开始进沟。途中有几次临时下车,我和马忠良、史征波先生及夫人,徒步上山,在一阵攀登碎石山路的喘息之后,我们终于到了苍沟的大马滩。这里不愧是华亭辖内离天最近的地方,空气里似乎不存一丁点儿的杂质,无论怎么看各种景致都通透闪亮:耀眼追逐的阳光如丝雨斜斜地轻打我们的视线,站在这里你感到身心早已融进了这万峡纵横的旖旎中,惬意永恒地成为了天地间闪动的一员。关山自然美景绘就了苍沟这个浩大画卷,因头天刚落了雪,大马滩的天蓝得纯净,蓝得深湛,蓝得温柔,蓝得恬雅,蓝得让人屏息。抬头仰望蓝天,在蓝锦缎样的天幕上,不时蠕动起伏着涟漪的浅薄云线,把整个蓝天变成了尚未凝固的蓝色琼浆,在支撑巨大穹隆的苍沟群山里无处不在地荡漾不歇。置身于仙境似的大马滩,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我把双手举起做成一个腾飞的姿势。一阵阵山风袭来,有种洗尽心灵中污秽的感觉;有种近乎于在世外桃源中给心灵疗伤静养的体会。也许是身在仙山心静如水的缘故,让人忘忧、忘情、忘怀,那绝对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超凡脱俗的人生体验。   小马滩,文友刘杰老师的家,是我们采风的终点站,也是作家们歇息的地方,据说也是孟良牧马居住过的地方,那里住着八九户人家,方圆有五六十亩大,群山围抱,南面山连接着孟台村的孟良峰、西面山更高连接着庄浪县的店子峡,北面山很低,连着本社的大马滩。这里能嗅到浓浓浸染了朝阳的洁净空气,能歙进酽酽浸润癫痫的诊断标准是什么了薄雾的爽凉气流,能快速酣畅淋漓地把自己,融进于小马滩每一抹金每一抹银每一抹绿每一抹蓝中。想喊,噙吮了甜丝凉爽的气息会被担心一出声从口中掉出来。想躺,停车驻步后已然心醉的我零距离地伏身刘杰老师大哥的土炕上,放眼环顾眼前的华丽之美、粗犷之美、自然之美,美无处不在,处处皆美:路上永远着云儿悠悠,永远着草儿青青,永远着风儿漱漱。   当我拿着相机对着后山取景构图时,在相机的目镜里,我看到了苍沟的神奇魅力,我们常常赞美造物主的鬼斧神工,而苍沟的美,似一颗绿宝石嵌在一个美少妇的脖颈上,栩栩生辉,除了造物主外,还是苍沟人用勤劳的双手、智慧的头脑打造的人间仙境。   苍沟,让我产生一种回家的感觉,嗅到一种久违的原始的乡土气息。原始在过去通常是落后的代名词,现在多命名为原生态,欣赏原始,现已成为一种时尚,是一种没有被包装被污染过的净土。让我倍感亲切的是大马滩村口有一棵榆叶梅树,正在开满火红花朵,我的脑海中立马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再过几年到此地中,榆叶梅树是否依旧在?   我们一群所谓的文人骚客,或仰躺在刘北平家的土炕上、或在地上围着火红的炉子,熬着罐罐茶,谝着咣着,远离喧嚣,远离世俗,与魅力的苍沟融为一体,仿佛置身于一个放大的盆景中,没有乐器,没有华灯,没有歌舞升平,我们用最古老的民间庆典方式,用一罐春蕊茶,一个火炉,唱出了自己心灵深处原生态的歌,来表达我们对苍沟的赞美!   世上产生贫穷、痛苦的地方比比皆是,而生长快乐的乐土太少了。苍沟以遍地刺椿头,五爪子和蕨菜,大黄、贝母等药材的独特魅力,以扎实丰富的山水、森林资源,让无数山外的人流连忘返,可谓是不可多与的乐土啊!难怪无数华亭文人在写苍沟,到了苍沟我才感觉到,这里积淀着深厚的人文素养和自然和谐的韵味,为遍地是宝的苍沟开启了一道亮丽的天窗。   苍沟,多么美丽的名字,我们在刘北平的家里吃了自带的牛肉、烧鸡,喝了熬煮的罐罐茶。在史征波先生的倡议下,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参拜了小马滩的龙王庙,之后,大家在庙前背对着广袤的群山合影。最后,我们在自称是山里通马忠良的向导下,顺着苍沟人叫大梁的山路上一路攀山而上,累了歇,乏了憩。沿途我用相机三脚架作拐杖,第一次目睹了刺椿头,五爪子和蕨菜,也欣赏了大黄、贝母、芍药的风采。一路大汗淋漓,最终登上了苍沟人称为关山第二高峰――大梁,小歇30分钟后,我用两部相机分别为我们的文友们拍摄了以苍沟为背景的登山动态照,特地为史先生拍了个人照。据说,史先生是华亭泰斗级作家写苍沟的第一人,所以,为将来考虑,我特地给史先生拍了一张非常有意义的照片。站在苍沟的大梁顶上,放眼望去,风光独秀,景色唯美,这里有北方的剽悍,也有南方的纤柔,有宁静,恬适,淡泊,舒坦,清爽以及惬意。苍沟像一块未经琢磨的璞玉,美得纤尘不然;绿得让人心醉欲滴。无论仰望它的高处还是俯首它的脚下,你嗅到都是地缝中渗透出来的原生态的芳香,听到的是妙如天籁之音,看到的是山的层峦叠嶂,天空的湖北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浩瀚悠远,宇宙的俊朗澄明。此情此景,会使你情不自禁的展开双臂,想去拥抱那浩瀚无际的绿色世界,想去触摸那可以静心,可以陶冶性情的美丽。下山快到村口,早已等候我们的刘杰老师,向我这个他眼里的“摄影师”提出给他在一眼水泉旁摄个很姿势的相片。我们来到泉边,这眼泉显然是远古的,泉水没有滔滔之声,没有哗哗之语,但却有清冽甘甜,有清澈温婉,刘杰老师管这眼泉敬称为――母亲泉,这眼“母亲泉”依如一面明镜千百年来至今也闪耀在小马滩村口。   贝母泛金,奇香扑鼻,那陪伴了洁白蓝天云朵的从新疆引进的贵重药材,那频频点头的芍药花,那婷婷玉立的大黄,一起争先恐后地伸向远方低矮的群山,一起自如无前地溶进青草如染的苍沟画卷,一起奔涌如溅地飘上湛蓝苍穹的天尽头。   下山后,坐在刘北平家的土炕上,吃着刘杰老师与他大嫂合作的揪面片,刺椿头,五爪子和蕨菜所拌成的凉菜,喝着我们带来的烧酒,听着苍沟的故事。在这个有人不过百年,人口来自于六个省、全村不到300口子人的小山村,考中了30多个莘莘学子;还出了种植中药材的能人、做木工武汉治愈癫痫病要多少钱活的巧匠,搞编织的能人,发明了搅团机的专家……大马滩与小马滩不过一里之遥,却出了一男一女两个在华亭小有名气的文人。   啊!苍沟,我仰望你喜欢你,因为你是一方纤尘不染的净土,远离喧嚣远离浮华,远离物欲横流,远离人世纷争,远离勾心斗角,你诗意,空灵,神奇,你犹抱琵琶半遮面,媚态多姿。难怪在移民搬迁中,大多的人走了,房却不拆,原因是随时可以再回苍沟。我虽然是初次到这里一游,但是,我又多么愿意变成你林中的一只鸟儿,守侯着你的森林,守侯你的溪水,在你茂密的枝桠中自由浪漫的跳上跳下,营造幸福,守望乡情。   苍沟,在骄阳一次又一次穿插出云层后,在满眼流金里尽情地享受你的视觉盛宴,要是用镜头记录您的芳容,我会用手中的相机,将上帝毫不吝啬的浓墨重彩,世人惊叹的炫丽与您的多姿存入相机。那怕是一百遍的亲近你,在拥抱你因了阳光照耀而换色的金色狂想里,兴匆匆地一次又一次地将震撼你的画面牢牢地固定在我数码记忆的内存里,我还会发出一句今日来过一世无憾的由衷慨叹,让镜头永驻,我都愿意! 共 29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