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桃花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化资讯
摘要:说起我的二姑桃花,其人真如其名,人如桃花。十五岁就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面如桃花,有红似白,瓜子脸,丹凤眼,黑定定的一条大辫子直达腰际。细高条的个子,那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邻家大娘都夸二姑是仙女下凡。她走到那里总能吸引人们的追光。 桃花是我的二姑,大我八岁,是民国九年(1920年)生。从我记事起,我们家是个不大不小的财主。种100亩地,喂七八头骡子,长年雇两个长工,农忙时还要临时雇几个短工。我的祖父是县里的师爷(管钱粮的),我的父亲在区上当区长。我出生后就没有见过我的大姑,据说是难产大出血死了。所以全家人对二姑都特宠爱。   我从小就跟二姑亲近,她也特爱我。所以我从小就是二姑的小尾巴,她在哪儿我准在哪儿。白天在一起玩儿,晚上在一个被窝睡觉。有什么稀罕东西她总要留给我,自己倒舍不得吃。   说起我的二姑桃花,其人真如其名,人如桃花。十五岁就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面如桃花,有红似白,瓜子脸,丹凤眼,黑定定的一条大辫子直达腰际。细高条的个子,那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邻家大娘都夸二姑是仙女下凡。她走到那里总能吸引人们的眼光。   我家前后有两处宅院。前院是主宅,是典型的四合院。由四座楼组成,是内眷生活和活动的地方。临街是高头大门楼,安有五脊六兽,门眉挂着据说是县长大人亲书的“耕讀傳家”楷体四个金色大字匾额。高门台,黑漆门。因为爷爷和父亲多不在家,所以大门很少开着。   从前院通过一个小角门可以到达后院。后院很大,那里是长工和下人生活的地方。一排东屋是长工的住处,还有几间是喂牲口的地方。向北是个圆大门,供马车出入。还有几间是储饲草用的。院子里有一棵多年的葡萄树,那葡萄架架占了好大一片地方,每年夏天来临,这里是乘凉消暑的好去处。四周还有几棵桃树、杏树、枣树。靠西墙的两棵大柿树把树枝都伸到墙外了。每年秋季树上的果子熟了的时候,我和二姑常常溜到后院拿杆子够果子吃,那里就成了我和二姑的乐园。   我家长工中有个罗头儿的,四十多岁了,为人忠厚老实,踏实能干,我也不知道他在我家有多少年了。他是领活的,就是长工的头儿,家里地里的活儿都由他分派,主人是不大过问的。   罗头儿就像是我家的人一样,就连奶奶也很尊重他,他说什么奶奶大都依从,许多事他还可以替主人当家做主。   突然有一天罗头儿不见了,说是他的老婆病了。过了好长时间也不见他回来。又停好不知多少天,罗头儿回来了,人却瘦了一大圈儿,闷闷不乐的。不久就听说他要辞工,原因是他的妻子死了,给他撇下一个儿子,才十四岁,无人照料,他要回家照料儿子,没法在我家干了。这下可慌坏了奶奶, 立马招回了爷爷和我父亲,做出对策。爷爷和我父亲一时也无良策,因为我家实在是离不了罗头儿。   最后爷爷说,就让罗头儿带上他的儿子一块儿到我家来,不就是多一个孩子吃饭吗,锅底剩一点就够他吃的了。和罗头儿商量,他很不好意思,说怎好让孩子白吃饭呀?要不就从他的工钱里把孩子的饭钱扣除掉。爷爷说:“老罗你说哪里话来?就凭你在我家干了十五年,我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别说是一个孩子吃一碗饭,就是十个孩子吃饭又算的了什么?”   罗头儿不知怎么感谢,一迭声地说说:“那就太谢谢东家了,谢谢东家。这样吧,孩子也不小了,就让他在后院干点杂活儿吧,什么挑水,垫圈,背草,扫地这些活儿他都能干。”   爷爷说:“你看着办吧,孩子还小,也别太难为孩子。”   罗头儿说;“那就谢谢东家了。”   就这样,在我家后院经常可以看到一个瘦骨嶙峋的孩子,挑水,背草,扫地……   那个时候,我们这偏僻农村还没有洋学堂,只有一间私塾,有几个半大小子由一个老先生教子曰。我爷爷想让二姑去读书,说县里有一个洋学堂,有女孩子在读。可是我奶奶坚决反对,说男女混在一起成什么体统,孩子不坏也得带坏;女孩子家学女工是正事,如果拿不起针,拔不得线,将来会被妯娌看不起,会受婆婆的气,受丈夫虐待。   就这样,二姑天天被关在楼上扎花描云,学习女红,还天天让我在二姑一旁陪着她。我自然什么也不懂,一点也没有兴趣,直嚷嚷着二姑带我出去玩儿。这时候,二姑就会蹑手蹑脚地窥视奶奶,看她是否睡着了 ,因为奶奶经常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如果奶奶还在吸烟,就给我示意不要出声;如果奶奶睡着了,就会悄悄地拉我轻轻下楼,偷偷打开角门,到后院去无忧无虑地疯玩儿。   春天里,杏花、桃花相继开放,一群一群的蜜蜂嗡嗡嗡嗡忙着采蜜。我和二姑就会小心翼翼地折下一支两支的杏花或是桃花,放在鼻子下闻呀闻呀,然后偷偷带回楼上,用一个瓶子,盛上半瓶水,把花儿插进去,放在自己的床头,欣赏好几天。   到了夏天,后院的葡萄架下更是消暑的最佳去处。打一桶井拔凉水,咕咚咕咚喝上一饮,那可是天底下最好的享受了。   到秋天,后院就更吸引人了。桃子啊、红枣啊、柿子啊相继成熟,摘下几个解解馋,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啊?还有那又甜又酸的葡萄,即使酸得牙倒了,也还是忍不住继续往嘴里塞。   有好几次我们正玩得忘忽所以,突然奶奶会站在我们面前。我们被吓得像小兔子缩做一团,一动不动。这时,奶奶就会大声斥责我们。我被吓得嘤嘤哭起来,二姑也跟着哭,奶奶反倒手足无措了。   “两个小祖宗哟,我又没打你们,你们哭什么呀?”   “你那厉害样儿,像要吃了我们,比打我们可怕多了。”我嘟囔着说。   “你教的我都会了,还不准玩一会儿吗?”二姑也辩解说。   是的,二姑心灵手巧,学什么都是一看就会,而且做出来的比教的样儿更好看。奶奶嘴张了几张,也答不出话来。再说,这是在自己家里玩,也没有什么呀?   奶奶无话可对,只好悻悻地说:“少玩一会儿,快点回去。两个不省心的丫头片子。”   此后,奶奶对我们管的就不那么紧了,后院就成了我和二姑开心游乐的天堂了。   我们在后院玩的时候,经常会见到一个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儿干活儿。挑水,背草,挑土垫圈,打扫院子,干罢这干那,一直不闲。看他挑水背草那吃力的样子,真让人于心不忍。背草的背篓几乎和他一样高,即使是装半背篓草,他起几次还起不来。这时,二姑就会赶紧上前去帮他背起来。这时,他会羞红了脸,用眼神表示谢意,什么话也不说,踉踉跄跄吃力地把草背走。那细细的脖子上顶着个大脑袋,真怕那脖子支撑不了。看到他干那十分勉强的活儿,二姑会常常流露出怜悯同情的眼神。   就这样,在我家后院随着和小男孩见面的次数增多,我们逐渐熟悉起来。知道他是老罗头儿的儿子,名叫小宝,今年14岁,比二姑小一岁,才死了娘,随爹爹在我家当不要工钱的小工。我和二姑帮他干活儿,他也帮俺们从树上摘果子什么的。一来二去,我们成了好朋友。有时候他也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掏鸟蛋,逮蛐蛐……   有时候,二姑还把我们吃的好吃的偷偷带给他。这时,他总很腼腆的笑着说:“谢谢二姐。”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也一天天长大。后来,我逐渐觉察出二姑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比如她不大愿意我跟在她后面,有时她一个人不声不响地溜到后院去玩,有时还借故把我支开……有一次,不见了二姑,我去后院找她,费了好大劲才在草屋里找到她。一看她正和小宝在打闹,二姑笑的是那么开心。看我进去,两个人的脸都红了。二姑还不无厌烦地说:“叫你在前院缠毛线,你怎么跑这儿来了,缠完了吗?”   我怯懦地说:“还没。你一直没影儿,我也不想缠了。”   二姑说:“好了,走吧。”拉着我回了前院。   转眼小宝来我家三年了,他已经长成个半大小子了,个子也长高了,人也吃胖了,长成个挺英俊的小伙子。身上处处透出年轻男性的力量。也不在家干杂活儿了,天天随他爹到地里干农活儿。我们到后院也不常见他了,我和二姑都很怀念以前和小宝在一起玩耍的日子。   我二姑也已十八岁了,按习俗也该寻婆家了。我奶奶天天托媒人给二姑说婆家。我爷爷给出一条原则:就是必须和我家门当户对。据说我大姑寻的是县商会会长的公子,大姑夫还是县学堂的教员。可惜大姑没命享受,因此二姑的婆家也要相当。   这可难坏了媒婆。好容易说了个大户家的公子,家里挂过千顷牌,是全县数的着的名门富家。可是,听说那孩子是四姨太生的,奶奶就不愿意了。后来又说了县里茂源绸缎庄的二公子,年方二十,正在日本留学,爷爷和奶奶都挺满意的,可是和二姑一说,她的头摇得像拨郎鼓似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奶奶问她为什么不愿意,她说年纪大了。奶奶说:“才大两岁怎么嫌大呢?你爹比我都大六岁,我们不是很好吗?”   二姑说:“我在菩萨面前抽过签算过卦了,比我大的会妨死我,必须寻比我小一岁的。”   一听自己的女儿会被妨克死,奶奶马上想到了我大姑,脸色都变了,再也没有了下文。   要寻只能找比二姑小一岁的,这可难坏了众媒婆,她们去哪里找门当户对,年龄又恰好小一岁的这个主啊?后来二姑偷偷告诉一个媒婆王大妈,说罗小宝就比自己小一岁,她愿意。王大妈一听可吓坏了:“老罗头儿是什么门头?我可不敢说。”   二姑说:“你不敢说就算了。”这事就这么进行不下去了。   二姑愿意嫁罗小宝这个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我奶奶的耳朵里了,把奶奶气得嘴都歪了。奶奶告诉了爷爷,我爷爷暴跳如雷,吹胡子瞪眼睛,说桃花要嫁罗小宝除非我死了。命令奶奶抓紧时间给二姑找个婆家,条件可以放低一点。   这么一拖又是半年。   有一天,爷爷兴匆匆地回来了,告诉奶奶说,县长大人新死了儿媳妇,县长公子虽然二十八了,是大了十岁,可是要是攀上县长家,我们家的八辈祖宗也有光。想想以后要是和县长成了亲家,那该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奶奶有些迟疑,说怕桃花不愿意。爷爷大声地说:“由了她了?就这么定了。”   二姑听说要她嫁一个比她大十岁的大男人,还是填房,气得哭地死去活来。也发出狠话说 ,要叫我嫁老男人,我立马就去死。   这可难坏了奶奶,一头是太山压顶,一头是以死相逼,教奶奶左右为难。二姑是整天以泪洗面,不吃也不喝,哭个不停。我看到二姑难过地直哭,也不由陪着她流泪。   过了四五天吧,二姑突然对奶奶说:“我反正已经是小宝的人了,如果不让我嫁小宝,就让我去死吧。”奶奶听到此处气得拍巴掌打泼,恶狠狠地说:“你个对头冤家,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啊!叫我们抬不起头。好在这事没外人知道,我们压下去,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吧。”   二姑也狠狠心说:“瞒是瞒不了的。”   “怎么瞒不了?”   “我------我-----我已经有了-------”   这可怎么办?奶奶气得第一次打了二姑。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奶奶立刻召回了爷爷和我爹,通报情况和商量对策。爷爷听了情况,立刻暴跳如雷,发话要杀了二姑和小宝。我爹冷静地阻止爷爷说:“事情还是不要闹得满城风雨吧,悄悄处理好。”爷爷像泄了气的皮球,跌坐在椅子上。   “你找几个可靠的人。”爷爷对我爹说,“把那个小兔仔子打断他一条腿,逐出我家;那个死丫头找个收生婆把那孽种打掉。”我爹点头答应。我奶奶在一边嘤嘤直哭,爷爷吼道:“哭什么哭!我看都是你一人之过,在家连个闺女都看不住。”   我爹忙劝我爷爷说:“爹,消消气。这事不能大声吵嚷,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爷爷说:“那就照刚才说的办,明天就办。”   我爹点头答应。   我当时假装睡着了,听他们说的,把我吓的倒抽一口凉气。睡到半夜,我悄悄起床偷偷把他们说的话告诉了二姑。   第二天,我还在睡梦中,家里嚷成了一片,说桃花和小宝都不见了。派人到处寻找,找了三天也没见个人影儿,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说话间时间到了1940年,日本鬼子把战火烧到了我的家乡。我的爷爷在日本鬼子的飞机轰炸县城时被炸死了。国民党的政府也作鸟兽散。我爹也回到了家,把田地、房产、牲口等等财产都贱卖了。我们一家人逃到了省城,租了两间房子,开了一个小杂货铺,勉强维持生计。   转眼到了1945年的秋天。一天,我和爹正在铺子里闲聊,忽听大街上人声鼎沸,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好不热闹。一打听才知道是小日本无条件投降了。太让人高兴了,从此再不用躲日本的飞机轰炸了,也不怕日本鬼子烧杀了。我爹也从铺子里拿出鞭炮燃放起来。   过了大约两个月,一天我正和爹在铺子里坐着。突然,门外来了两匹大马,跳下两个人来,径直走进我家铺子,大喊我爹的名字。我定睛一看,是一男一女两个军人,穿着八路军的军装,甚是威武。那女的齐耳短发,头戴军帽,腰扎皮带,透出一股不可侵犯的气势。那男的斜挎合子枪。威武英俊,仪表非凡。一时间,我和爹都吃惊不小。我们家怎么招惹上了八路军?我和爹异口同声地问:“你们是……?”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银川看癫痫病哪家专业南京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山东治癫痫病哪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