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古庙寂思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文学理论

  古庙寂思

  曾经遇到过一处古庙,残寰败迹,已经极少被人记起,野草丛生,风起荒凉。

  刚刚见到它的那会儿,正是高考落败,麻木不仁的瞳中尽是它的满目疮痍,地上散落满地碎沙,半人高的杂草间,只我一人。

  那时,我像一只被剥掉壳的蜗牛,步步为伤,一心想逃离人群,古庙的凄清和衰败像一个避难所,收留了绝望无助的我,帮助我暂时离开那个全是刀锋毒芒的世界。

  我认真地用手抚着墙上的每一处凹凸,尝试着忘记已经发生不可弥补的过去,指尖和墙发出莎莎的声音,这是岁月曾经精心雕琢过的,天的眼泪腐蚀过的,就像亲人的眼泪一般,一阵阵啃嗜着我的心,那种刺痛让我不敢再面对。

  地面上蚁虫很多,烈日下地面被照成了白色,蜘蛛背着比肚子还要大的卵奔跑着寻找巢穴,一阵儿风起,掀飞了一个蜘蛛和它的卵,卵更轻些,顺风滚了很远,蜘蛛在原地转圈不停寻找着,很久很久……看着自己的影子被夕阳拉长越发朦胧的时候,我看了眼依旧在原地寻找的蜘蛛,想到了我的母亲,也许她也在这般寻找我吧,我起身向家的方向跑去。

  我一直羡慕着有信仰的人,即使是如今,依旧如此。我有空经常去地里看,看庄稼长高了多少,看地旁的河流,一片绿意,也算佳景,但只限于白天,夜晚心虽坦荡,可也会乱想。

  庄稼人总会夜晚去地里,看有没有小偷,地里的水浇好了么,唯心中真的无畏的是信基督教或者佛教的,他们对心中的神毫不怀疑,所以没有所谓心虚,没有愧怍,人在做,天在看,心里的净明让我特别羡慕。

  古庙的废弃证明了人们不再封建愚昧,可,缺失了心中的信仰,越发为所欲为起来,偷盗只因无人看到,欺骗别人心中无半分愧疚,为了利益什么都做的出来……

  古庙前的树早已经死了,而上面的鸟雀却以为它还活着;古庙里的佛其实还存在,而外面的人们却已经将它遗忘了……

成都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儿童癫痫的症状表现天津癫痫病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