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平凡】淋漓心上秋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优美句子
   时光,滴答。分明,是始终如一的节奏,却时而低吟浅唱,柔暖着坚冷的心扉,时而如万箭穿心,戳刺着记忆的碎片。   在时光淡然且铿锵的行进里,我听见,秋,渐行渐近,踏着夏日未尽的足音姗姗而来,静美,如诗。   太阳,起了又落。月儿,时隐时现。星辉,明明灭灭。我,顿时乱了方寸,不知该以怎样的方式去安抚这匆匆而走的时光,更不知该以怎样的心情去迎接秋的登场。多想,将每分每秒的时光都用得恰到好处,从不空洞,从不浪费,从不悲伤。很想,岑寂的心海,永远会有一个安静柔软的角落,可以装得下一瓣落花的惆怅,一朵云韦的美丽,一滴露水的感伤。只是,季节的盛放与精彩,早已跌落成风里雨里的叹息。   喜欢简单,快乐到极致,悲伤到绝望。只是,现实的纠缠,将你步步推向愈来愈深的复杂,无法抽离。怀念年少时,走在山间的小路,拾一片落叶夹在课本里,亦能缤纷成一个美丽轻盈的梦。也曾手执一枝荷叶,温柔地端着,看露珠儿在叶间顽皮地东倒西歪,多少次的有惊无险,让年少的心亦跟着满心欢喜。匆匆流年,打马而过,昨日无忧的我,眼里已写满疲惫与忧伤,山长水远的故事不再回来。只能,每天静待着瓶中的百合清灵盛开。这短暂的花事,恰似曾经走过的某段年华,足以惊艳沉寂的双眸,醉了心上之秋。   徜徉秋日的山间,泥土是山的根基,岩石是山的骨骼,草木是山的性灵,鸟雀是山的心声,花朵是山的华服。这些平凡至极的物象,静默得让人心疼。可它们却似乎已修得一片云水禅心,不管你在不在意,欢不欢喜,仍然无悲无喜地存在,漫不经心地生长。时常想象,自己就是山间的一把泥土,一块顽石,一棵小草,一根枝桠,或是一朵野花。如此,便能听懂大山的语言,从中悟得些许的禅意,从此不再孤寂。   繁芜尘世,热闹重重叠叠,相聚离别轮番上演。我看着,花在春天盛开,水在夏日沉静,叶在秋天成熟,雪在冬天飞舞,从来都以快乐示人,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释放着所有的精彩与美丽,从不悲叹,从不挽留,从不寻找,亦从不流连。却为何,时光的荒野里,我把自己弄丢,背了初心,断了归途?跌落秋天的童话,已看不到结局。掌心的命轮,早已看不清走向。   秋天,所有的气象都开始回收。为何,心,却不安分?一直,想要尘埃落定,想要现世安稳。只是,无论身处何处,总感觉睡在风里,飘飘荡荡,停不下来。很想,睁眼闭眼的间隙,就是一生。这样,就可以相信着最初的信誓旦旦,走至地老天荒,天长地久也不再是梦中的天堂。只是,未来太长,长得我没有勇气去凝望。   感受到秋真切的存在,是那第一场秋雨。那雨,绵密的,纤细的,千丝万缕地下坠,有的汇成小溪小河,有的碎裂一地的晶莹,不管不顾地遮挡了夏日的余味。天空,被迷蒙的雨雾织成一张淡若轻烟的网,是时光之网,亦是记忆之网,那么深遂,那么纠缠。这张网,更似一个深深的漩涡,在顷刻间把我吸了进去,除了沉溺,别无它法。   飒飒秋风,恼人,亦缠人。它,携着季节的款款深情,妖娆而来,吹过屋顶树梢,吹过山冈田野,吹过河流大海,吹过街头巷尾,天地万物都凉了下来。最是这个季节的风,多了些成熟曼妙的风情,在经历了曾经的狂热之后,已化作轻盈婀娜的舞姿,用它柔软的肢体,吻过尘世所有的风景,毫不掩饰它对这个世界的眷恋与热爱,平实又妥贴。   心,未静。世界,却因秋色的浸染忽地静了下来,在你的不经意间。鼓噪一夏的惊蝉不知隐于何处,自在高飞的鸟雀已不知飞向何方,争鸣的蛙声已不知何处寻,碧碧荷塘已是一片残色,连夕阳都添了几抹寂色。仅仅因了一场秋风,一场秋雨,那些鲜活的生命、斑斓的色彩,便在夏日的高吭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黯然离场,悄然隐于红尘。它们应该不曾预料,这秋会来得如此之快。又或许,若早知这阵阵秋声会来得如此急促,它们会选择不曾来过。   秋风起,摇曳的枝桠,盘旋的落叶,颤抖的花儿,无处不在释放着秋的讯号。那些生命,曾是如此高高在上,如此鲜活蓬勃,如此娇艳无比,不曾想宿命的劫来得如此之快。香消玉殒的悲哀,被深裹在一场华丽的凋零中,无声又无息。对秋意无情的席卷,它们抱以依依的回眸,遥寄着无奈的情深几许。   秋日残荷,“寒塘瑟瑟落芳魂”,堪称秋天的一大败笔,鲜少被人提及。但是,残荷之茎风骨仍在,残荷之舞依然傲视尘埃。放眼望去,不再“接天莲叶碧无穷”,只是“简影残妆萎玉身”,不再“菡萏香清扑面来”,只是“风侵霜染锁清魂”。任一派风雨躏寒潭,昔日娇姿无处可寻,终换得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将“芳心入梦待明春”,修得“寂寞相怜志更纯”。虽是残色如许,却没有潦倒,没有颓废。昔日“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的荷塘,只是告别了竞放的疲惫和困倦,将昨日繁华渐渐隐入水中,于深不见底的泥沼中,吮吸着来自天地的光热,积蓄着生命的潜能与激情,孕育着来年菱歌泛舟、荷塘月色的盛景,编织着新一轮的十里花香、灿烂辉煌。   “自古逢秋悲寂寥”,儒智的先人,曾承受了多少秋赠的悲凉,才写出了如此扣人心弦的千古佳句?要有多真切,才能换来今日众人的感同深受?“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这场猝不及防的变故,艳到极致,亦颓到极致。“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道尽了绛珠仙子心中多少难言的心事?“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秋意凉,牵起了谁人的愁绪?“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于秋风中瑟瑟发抖的碧荷,又有多少的幽恨难禁?“万叶秋声里,千家落照时”,我读到尘世间一寂再寂的怅然。   那年秋天,秋雨正下得缠绵,从天而降的你,惊艳了我寡寂的时光,绚烂了我颓寂的心扉。无需深情的告白,只是一眼安静的凝视,便包含你所有的言语,窥探出我心底的秘密。无需刻意的靠近,只是那一抹温柔的笑意,便让我义无反顾地沦陷。你,牵我的手漫步飘雨的天空下,我静静地跟随着你的步伐,不言不语,聆听着蒙蒙秋雨的深情。你说,秋雨会见证我们一路的幸福。若那场一直下,永远不停,我们一直走,一直走,是否,就可以永远不散,就不会有今日咫尺天涯的陌路?然而,情深缘浅的我们,早已散落天涯的两端,再回不去彼此的世界,连问候都是多余。隔屏守望,你在那端,我在这端,你懂我的思念,我懂你的牵挂,已然很美。   红尘寂寞,远离风月的缠绵。秋意堪浓,无意落红的哀愁。心,在春去秋来中安静地痴守,在潮起潮落中温柔地哭泣。一路追逐,一路错过,一路依依不舍,又一路故作坚强,多少尘事如云消散,多少风烟飘进心底,多少柔曼缱绻于心,多少疼痛麻木成痴。一番淋漓的秋雨,冲刷掉所有的伪装,将陈年旧事还原出真实的轮廓,一一揭幕。只是,今日的我与昨日的自己在此温柔交战,我该如何以对?以沉默,以眼泪,或是微笑。   梦里不知身是客。穿过清冷的心墙,忘情的漂泊,摇落一身惆怅。心的孤独,潮水般涌来,淹没我貌似的平静。是谁说,只不过是离别,没什么大不了?是谁说,我会习惯一个人的逞强?又是谁说,没有你的世界,我依然会安然无恙?而此刻,秋风起,黄叶落,秋心凉,似兵临城下的围堵,我,只能丢盔弃甲,缴械投降。   “一个懂得怀旧的人,亦是一个懂得珍惜的人。”张爱玲曾如此说。此时,我亦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因为深刻,所以念念不忘。因为太美,所以才刻骨铭心。因为珍惜,所以才痛彻心扉。那初相遇的场景,那带笑的眼神,那温柔的宠爱,那熟悉的地点,那指尖的温度,那用力的拥抱,甚至那场撕心裂肺的离别……我从来不曾忘记,早已在心底生根。环顾风雨潇潇的四周,竟是如此应景。   喜欢,两手空空,走在雨中,恣意又放纵。清清的凉,咸咸的湿,在空气中交织成浓烈的痴缠,霸道地潜入你的鼻息。雨,飘落的瞬间,颤抖的眉睫,潮湿的双眸,令人如此心动,又如此心疼。在雨中,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素手微凉,形单影只,怎敌晚来风急?任如水的悲伤泼墨成心中凄绝的花朵,不争不扰,不烈不艳,只是安静地盛开,开成寂静的模样。如此,便是岁月静好。   落花三千,只取心香一瓣。我看到,雨中的片片落花,颤颤微微,道尽心酸与绝望,美到心疼。一片落花,便是一个精灵,曾如此芳香四溢鲜艳夺目,沾满浮尘的双手,连触碰都不忍。此刻,历经尘世风吹雨打的娇颜,依然倔强地摇曳,直至红颜谢尽。你,将伤痛深裹,执意地逐着流水,不问归处,不肯回头。而我,又该以怎样悉心的温柔将你捧在掌心,抚慰你无法释怀的记忆与心酸,温暖你千疮百孔的内心?   冷雨敲窗,吵醒了寂静的空气,却敲不醒嗜睡的心。雨,一滴滴,一条条,凌空直坠,穿过高挂的枝桠,淌过青色的瓦檐,永远朝着低处流泻。这雨,如此卑谦,如此专情,如爱情中那为爱低至尘埃的女子。只是,它又如此高洁,如此清冷,以孤标傲世的表情相送着那些留不住的美好,永不妥协,决不屈就。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好一派秋色静美。然而,谁又能感知“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的惆怅。无边落木萧萧下,似乎是很欢乐的奔赴,而满腹的忧思却滚滚而来。满庭的落叶,扫帚轻抬,便可一扫而光。而心中落满的残迹,覆满记忆的青苔,要如何收拾?终究,回忆斑驳,身若流离,满心错落,成殇成阕。   一片落叶,渲染了秋色。一季落花,沧桑了流年。一缕秋风,遮掩了心事。一滴秋露,凉透了世事。所有种种,只是安排了一眼的寂寞,令人无处躲藏。我,在山穷水尽的落寞里,找寻着落叶依稀的风华;在天涯羁旅的牵绊中,寻觅着曾遗落的旧光阴。只是,惊悟之时,才知所有的世事已成定局。   秋意凉,有文字相伴,也算是另一种拥有与补偿。在文字中找寻,干净,温暖,真实,唯美,是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因了文字,可以天马行空地想象,信马由缰地行走,甚至可以漫无边际地编织着美丽的梦,随心所欲地设计自己想要的人生。也许,这太过苍白的坚持,无法改变命定的劫数,却足以成为寂寞内心的后花园,不为人知,却芬芳如缕。也许,这白纸黑字的书写,并非想要挽回什么,只是为了纪念,为了在某个回眸的瞬间把自己感动。   夜已深,心却醒着,比白日更清醒,夜夜如是。听闻着,秋款款而来,带着前世的点点清愁,点燃千年的心寂,不禁湿了眼眸。   独坐,在这寂寞的秋。流年的渡口,渡情,渡爱,渡红尘,却渡不了命定的结局——秋,会来,亦会走。 癫痫发作会不会尖叫得了羊癫疯能吃药治疗吗?郑州的癫痫医院哪家最专业哈尔滨看癫痫病哪家医院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