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暖冬有你】走不出记忆的村庄

来源:连云港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是的,我是如此眷恋着村庄,就是我那般浓厚地怀念着自己的童年一般。那种纯真美好,简单快乐,毫无顾忌的游戏,不在乎任何人的评价与眼光,这是我成长之后所丢失的。于是当我对着自己感到越来越陌生的时候,便总会想起童年生活在村庄的自己。 1   这个午后,当我在暖阳下翻看着手机里的村庄图片时,我的内心却涌现出一些与村庄有关的碎片。   记得还在野外的那个下午,当我置身于陌生的村庄时,那纯净蓝色天空下静静的村庄,多像一幅清新诗意的水墨画卷。久居村庄的人,大多是感觉不到村庄的美好,就如久居城市的我们,对城市更多的只是一种厌倦一般。   我没有算过在村庄生活的那四天,我共走过多少路,只是知道一路上都有着轻松的脚步和欢愉的心情。厚厚的积雪上印着我深深的足迹,结冰的河面上同事扶着我走过,那条流动的小溪,周围结了冰层,于是同事取了许多分给我们,那清凉带着一丝甜味的冰块,似乎又让我回到了熟悉的童年时光。   一路走一路用手机记录着自己的足迹,天空、树木、沉默的土地、结冰的小河、洁白的雪地,全被我贪婪地收入相册。当我重返城市时,会时常翻启这些图片,在这些图片里,再次回味那些属于村庄的时光。   是的,我是如此眷恋着村庄,就是我那般浓厚地怀念着自己的童年一般。那种纯真美好,简单快乐,毫无顾忌的游戏,不在乎任何人的评价与眼光,这是我成长之后所丢失的。于是当我对着自己感到越来越陌生的时候,便总会想起童年的自己。   人,如果不长大该有多好,我愿意永远单纯美好,可是时光无法静止不前。成长,注定会越来越孤单,而成熟,却注定内心越来越苍凉。每当说到成长这个词的时候,我的心间总有种沧桑的感觉。      2   村庄,是我人生里一份最美的遇见,只是置身其中时并不知晓。年幼的时光都是在游戏与欢乐在度过,很少想后来会如何,更不会想会不会离开这个村庄,或许在年幼的心底的,村庄便是这一生的归宿。   在村庄的时候,我是个快乐的孩子;离开村庄之后,我开始变得孤单,而且有种自卑感驻足心底;成长之后,我却终究变成了一个愚钝而静默的女子。当我逐渐接纳着现在的自我,淡然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时,那个童年村庄的我,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浮现于我的脑海。   一抹乡愁,在我心底永远无法抹去,纵然我在城市已生活了整整三十年,故乡,却依然是我内心最温暖的牵挂。很多时候,当我在匆忙的脚步与尘世的纷扰中,以为村庄已从我心底淡去,但只是回眸的瞬间,村庄便又映在我脑海。   母亲有时候开玩笑对我说:当时真不应该把你带出来,放在老家,看你的生活中还会不会整天挑三拣四。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却有着怜爱。我也会回道:也挺好啊,如此我一直生活在村庄里,那就一直都是个单纯快乐的孩子,然后随便找个人嫁了,现在估计孩子应该很大了吧。说完我和母亲都笑了。   村庄有母亲的痛,所以除去想念的外婆,母亲很少提出回故乡。是的,父亲与母亲结婚的前十年,都留母亲一人在家,那时没分家,精明的奶奶没少为难母亲。天没亮的时候,母亲便会被叫起,然后和大妈一起出发往山里走,砍柴,背竹子,种地母亲一样都不会落。中午休息的时间,大家都自带干粮,母亲却永远都是那种硬如石头的杂粮面馍馍,然后用大片植物的叶片做成盛水的容器,那就是母亲的午餐。有时同行的长辈或同辈会心疼母亲,便将会自家的好馍馍分给母亲一些。   晚上回家,母亲还要做一大家人的饭,她却总是最后一个吃饭的,很多时候,锅里剩的只有一点汤。但这些母亲从来不对父亲抱怨,她硬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我的出生依然没有改变母亲的现状,甚至只能让奶奶更觉得厌倦,奶奶不喜欢我,大概因为我是个女孩,但母亲却视我为宝。   父亲是心疼母亲的,所有我两岁那年,他休假探家时,执意要分家,他是想减轻母亲的负担,也想让母亲生活得轻松一些。就这样在后来的五年里,我和母亲拥有了属于自己真正的家。那个小院以前是大伯家的,大伯在临近街道的地方新建了房子,于是这个小院当时留给了父亲。   那四间房子,留存了我最快乐的时光,因为两岁以后我已经开始有了简单的记忆。父亲休假回来会带来米,那时村庄里只有自家种的麦子磨成的面,米很少有。母亲总会有那白色的米粒熬成汤,用老家的话说叫“米汤”,熬好后轻轻散一点绿葱叶,滴一点点清油,香味便开始蔓延,那个年代里,就是这样的食物也显得奢侈。如果不分家,我根本不可能吃到。      3   在我的后面,母亲还有过一个孩子,但因为干农活没在意,那个孩子胎位不正早产,当时也没有很正规的医生,只有接生婆,于是对于母亲的症状束手无束,当那个孩子取出来时,已经停止了呼吸。   在母亲休息的那几天里,外婆一直在照顾母亲,奶奶却从未踏进过我们的家,或许她是在责怪母亲让她失去了孙子。因为那个孩子取出来时,发现是个男孩。几天之后,母亲却又开始忙碌了,因为家里的活不能推,推到最后也只能是自己干。想想母亲真的很坚强,而那个年代的人,不都这样坚强地生活着。   小妹快出生的时候,父亲专门休假回来接母亲去县城生产。母亲的月子也是由父亲一直照顾的,或许父亲是想弥补对母亲那些年的亏欠。分家之后,父亲的津贴会留很大一部分给母亲,然后再给奶奶一部分贴补家用。   小妹回到家的时候,我却执意不肯回家。虽然我也很好奇小妹的模样是如何,但因为与父亲的生疏感,我一直住在外婆家。那天晚上,父亲亲自将我接回自己家,炉火上正炖的野鸡肉,虽然那香味早已让我的肚子咕咕叫,但却还是站在炕边不肯上炕。从小我就是那种比较犟的孩子,虽然年龄小,但主意很正。还是母亲一把把我拉到炕上,然后父亲用碗给我盛了一碗鸡汤,父亲原本就是炊事员,于是这鸡汤做得也是味道很鲜美。一碗鸡汤喝下去后,身体开始变得暖暖的,我的心便不再坚硬,心想原来父母都是爱我的。   那夜父亲给我讲城里的故事,我的内心却充满了向往,城里有楼房,自来水管就在家里,根本不用挑水,厕所也在房子里,不用往外跑。还有公交车,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还有很大的书店,里面有许多书可以供你看……      4   我真的离开了村庄,这是以前从未想到过的,但七岁的年龄更多的是对父亲描述城市的向往,尤其是那个大大的书店,里面有许多图书。虽然刚上学,识字也没几个,但对于书却充满着期待。   那辆破旧的班车让我彻底将村庄落在了身后。父亲、母亲、我、还有小妹,一家四口人,我们要开始新的生活,在属于城市的地方。汽车、火车、然后又坐公交车,就这样辗转之间,我终于离熟悉的村庄越来越远,也终于来了我期待中的城市。   城市很好,我看到了楼房,虽然那时都是四、五层的建筑,但对我来说都是新鲜事物。父亲所在的单位有个很大的操场,每天早晨都会有整齐的队伍在这里出操,那抹绿色却总让我无比眷恋。   父亲所在的单位周围有一些村庄,但因为地处城市边沿,它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村庄。只是一些菜农,种着应季的蔬菜,收获之后卖掉,就有钱维持日常开支。闲暇的傍晚,母亲时常带着我去周围的村庄挖野菜,因为勤劳的母亲将家安好之后,便与父亲商量买了几只鸡来饲养,这样我和小妹就有新鲜鸡蛋吃了。   挖野菜是件挺有趣的事,母亲拿着个篮子,我们沿着田间小路一路前行,不时会有野花映入我的眼帘,孩子好动的天性在我身上也无可避免。于是我一会儿摘朵野菊,一会摘朵叫不上名的野花,不一会儿我就会手捧着一堆野花跑向母亲。有时也会摔倒,因为小路毕竟不如马路走着顺畅,但爬起来捡起花,继续跑。   就这样我采野花,母亲挖野菜,时光却也惬意美好。有时路过菜地,还未忙完的菜农还会将地里的菜叶给我们,这样会省许多事。有时还会递给我一个刚摘的西红柿、黄瓜或者刚拔出来的萝卜,这些在那时对于我来说绝对都是美食。会分给母亲,但母亲不会吃,都留给我,于是我便会很贪婪地全部享用,母亲说我自小就是个贪吃的小家伙。   这个村庄与我童年的村庄景物不同,但却同样有着淳朴的风土人情,只是这些年不断开发,那些土地都已变成了城市的高楼。于是当我还想再去寻找村庄的印记时,我的周围已是到处高楼林立,视线却也变得狭隘起来。      5   那天,六十多岁的父亲却对我和爱人说着以后的事,他希望他和母亲在去世后,我们能将他们送回故乡,出来很多年了,但还是觉得故乡的土地最亲切。我听着心里很难过,为父母的老去难过,但心里却浮现落叶归根四个字,故乡大概就是父母的根吧。   父亲的相册里,有一张很旧的照片,是我刚来这个城市时照的,应该是我家的第一张彩照。上面的父亲一身戎装,威武英俊的样子,母亲还是长发,两条长长的辫子随意搭在肩上,怀中抱着不到一岁的小妹,旁边是扎着两个小辫的我,两个眼睛犹如洋娃娃的眼睛,目光中的纯真此刻无处可寻,两边的小脸红扑扑的,或许那就是村庄留下的痕迹吧。   后来当爱人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他笑得肚子疼,他说没想到我小时候长得这个样子。我不满地看着他,然后自言自语着女大十八变的话语。   前两天堂弟休假,带着一家人要回家过年。是的,四妈一个人冷清地生活在村庄里,过年是该热闹一下的。堂弟曾不止一次地想接四妈去他那里生活,刚好他的孩子也一岁多了,四妈还可以帮着照顾一下。但四妈执意不肯,说自己身体不好照看不好孩子,其实我知道,四妈是舍不得离开这个村庄,因为四叔还留在这里,她走了,怕长眠的四叔会孤单。   村庄的故事还在延续,只是我早已变成了个局外人,或许在不久后,村庄离我的生活会更远,但我内心深处,却依然依恋着那个童年的村庄,那个纯真的自己。 云南有好的癫痫病医院吗陕西癫痫权威医院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哈尔滨治羊角风医院